L

吃all梅, all皇姐, 梅亚,10Rose,刀马,Jelsa,CA

©L
Powered by LOFTER

【AM/LM】那只灰背隼(The Merlin)序--C5

(试图在可以不改变历史且fullfill destiny的情况下达成happy ending?)


C6-C9链接


设定:梅林滚娘合体为梅子 试图不改变历史与命运达成HE  正剧向 会让梅林遇见一些不同的事做一些不同的决定 文笔渣请见谅……



在胡妮丝看到女儿小小的双手捧着的灰背隼时,她知道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

两年前。
三岁的桂妮薇尔正在床边认真的看着图画书,胡妮丝轻轻地抚摸了她的头发,准备出门打些水回来。
在她走到井边,刚把水桶放到地下的时候,一只强硬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一边。
当她正惶恐之时,看到了抓着她的男子手臂上三旋璧样式的纹身。
“It's ok, I won't hurt you.”
是爱好和平的德鲁伊人。
她不解的看了看面前的男子,灰色的披风,身穿深紫色的袍子,两只眼睛带着镇定又有些恳求的眼神看着她。
而他接下来说出的话让胡妮丝更加摸不清头脑了。
“When the merlin comes, Merlin will come.”男子无视了她疑惑的眼神,“The greatest mother, he needs your aprovement.”男子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Thank you, Hunith.”
说完,他便窜到丛林里不见了踪影。

--------------------

桂妮薇尔五岁的那天,村里搬来了一个叫威尔的小男孩,两个小孩便一起去森林里玩。
“看到那只鸟了吗!看我把它打下来!”
“别!”桂妮薇尔刚说出口,威尔手里的石子却已经发射了出去,弱小的鸟儿从树上摔了下来。
桂妮薇尔捧起受伤的小鸟,生气地瞪着威尔。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我能打中的……”威尔却也一脸委屈,明明自己只是开玩笑瞎逞能,谁知道真打中了。
桂妮薇尔心一软,也就原谅了他。
“我把他带回去让妈妈看看,先不陪你玩了。”她笑着朝威尔挥挥手,把那只鸟带回了家,丝毫不知道这小小的鸟儿有多大的魔力。

“妈妈,这只鸟翅膀受伤了,您能治好他吗?”
胡妮丝怔怔的看着那只鸟。
一只灰背隼。
A merlin.

--------------------

经过几日的修养,那灰背隼的翅膀逐渐恢复了,毕竟小孩子的手劲也没多大,桂妮薇尔和母亲商量好决定第二天将他放生回森林。

那天傍晚,胡妮丝家却进了贼。
胡妮丝睡眠很浅,她起身发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翻着她家里的东西。
她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把铁铲。
“放下我的东西,出去!”
小偷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一把夺过胡妮丝手里的铁铲,扔在了地上,叮铃咣啷地声音吵醒了小桂妮薇尔。
看着那小偷死死掐着自己母亲的脖子,桂妮薇尔冲上去却被小偷一脚踹到了角落里。
她跪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小偷死死地盯着他,看着母亲逐渐翻起了白眼却又无能为力。
突然,她似乎听到了一声不大的叫声,紧接着,一个蓝灰色的影子划过,直冲那小偷。
那灰背隼冲上去对着他眼睛狠狠地啄了一下。
桂妮薇尔顿时反应过来,趁机冲出了门喊来了隔壁的马修大叔。
小偷被制服了,她的母亲也幸运地活了下来。

-------------

胡妮丝在床修养的这几天,那小小的merlin也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似乎是以防万一他们再遭遇什么不测。

桂妮薇尔自此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坚强的人,能保护身边自己至亲的人,像那灰背隼一样,替从未谋面的父亲保护母亲,要是她是个男孩就更好了。
在胡妮丝脖子上的伤养好以后,桂妮薇尔和母亲说了自己的想法,并希望自己能有个男孩的化名,梅林。
胡妮丝回想起曾经德鲁伊人的话,同意了。
她的桂妮薇尔高兴地高兴地去将那只灰背隼放在了手里。
“是啊,是时候让他回归森林了。”胡妮丝在一旁说道。
桂妮薇尔粗略地亲吻了那灰背隼的羽毛,小鸟展翅飞向了太阳。
胡妮丝在后面看着,看着她五岁的女儿对着那鸟儿的背影许愿,许了很久。

-------------------------------

胡妮丝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然而她很快就发现了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身边的桂妮薇尔浑身滚烫,好像是发烧了。
她急忙准备出去打水却发现村里的人好像都醒着,整个村都陷入了慌乱之中。
太阳没有升起。
有的人已经第二次醒来,太阳却迟迟没有出现。
人们惶恐着,猜测着他们被什么诅咒了,猜测着是不是有魔法来到了他们的村庄。
而胡妮丝并没有管这么多,她的桂妮薇尔病了。

数着时辰,似乎已经过去了一天,天依旧黑着,没有人知道过去了多久,而桂妮薇尔的烧也一点没有退去。
“Gwyn, Gwyn wake up...”胡妮丝在一旁轻轻地喊着,试图唤起她的女儿。(Gwyn是Guinevere的简称)
她已经在心里祈祷了无数遍,而她的女儿一点起色都没有。
【He needs your aprovement】她回想起来了。
是啊,她完全接受了她的孩子的想法,她才有可能回来吧。
她用手轻轻地抚着桂妮薇尔的头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Merlin, wake up.”


刹那间,太阳回到了他本应在的位置,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桂妮薇尔的小脸上。
随着光的照射,梅林的脸颊似乎宽了一些,本来略长的长发逐渐变得透明,消失不见了,只剩一头乌黑的短发。
“妈妈。”他睁开了眼,紧紧地抱了抱自己的母亲。
“你终于醒了。”无视了屋外的喧哗和感谢上帝的声音,胡妮丝抹着眼泪亲吻着梅林的头发。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妈妈爱你,梅林。”



Chapter 1

今天是梅林去卡梅洛特的日子。
胡妮丝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转眼那年的小孩现在已经比她自己高了,想当年梅林变成男孩的时候,村里人对梅林的记忆也改变了。
“梅林,记得要对人礼貌,多喝水,好好吃饭,把这封信带给盖乌斯,还有千万要保守好自己的秘密……”
梅林听着,思绪却已飘到了那个梦中的城堡。
“为了防止你的秘密轻易暴露,我织了条围巾给你。”胡妮丝说着,帮梅林围上了一条红色的围巾。
梅林虽然现在是个男孩子,后颈却有一小块皮肤有着蓝灰色的印记,一旦那里沾上水,梅林便会变回女孩子身,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才能变成男孩,而女子身的梅林不能使用魔法,也就无法保护自己。
“Thanks, mom.”梅林看着挂在脖子上有些略像口水兜的红围巾对母亲笑了笑。
“嗯,一路小心,我会想你的。”
“我会的,我也会想你的。”梅林低下头让母亲亲吻了他的额头,便转身离开了这个小村庄。

---------------------

“请问我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个叫盖乌斯的宫廷御医?”经过了几天的长途跋涉,梅林终于到了卡梅洛特城堡。

一进城就遇上了一场对法师的行刑让梅林紧紧地握了握他的口水兜。
“左拐直走。”
推开了门牌上写着“court physician”的屋门,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千奇百怪的草药摆满了每个桌子映入眼帘。他抬起头,发现盖乌斯正在一个二层的围栏里找着书。
“咳咳,盖乌斯?”
盖乌斯回头看了他一眼,围栏却裂开了,梅林下意识暂停了时间把屋子里唯一一张床移到了盖乌斯身下。
“你干了什么?”
“不是我……”梅林下意识就想隐藏自己的秘密。
“别想反驳,孩子,我知道就是你干的。你是谁?”老御医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周三好像是该有什么人到了。
“我是梅林,我妈妈给你带了封信。”
“噢,胡妮丝的孩子,你的房间在那边,还有我帮你准备了一个专门的浴盆,鉴于……你母亲在之前的信里提到过的特殊情况。”
梅林感激地点点头,走向了自己的小屋。
“Oh,Merlin,I should say, thank you.”
“You're so welcome.”梅林微微一笑。

---------------------------

“梅林!”第二天太阳刚升起,梅林的屋门就被敲开了。
“醒醒,我需要你帮我去森林里采些草药。”盖乌斯有些不满地看着有些乱的屋子,“等回来以后把你自己房间打扫一下。”说着他捡起了一件梅林扔在地上的衣服扔在了梅林脸上。
梅林无奈地嘟了嘟嘴,从床上爬了起来。
几分钟后,梅林叼着盖乌斯给他做的爱心早餐——面包夹果酱,去了森林,却忘记了带母亲送给他的红围巾。

---------------

梅林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间点在森林里遇见强盗。
他不想来卡梅洛特的第一天就暴露自己的魔法,便乖乖地被强盗绑在了树上,仍由他们在一旁翻着自己的斜挎包,伺机想利用魔法逃走。
“这个穷鬼什么都没有!”其中一个人抱怨道。
“也是,这大清晨来森林的能有几个有钱的?我跟你说了不要在这时候蹲人,你不听吧?”
前者瞪了那人一眼,朝梅林走了过来,伸出手想要摸他的脸,“你说,这孩子值几个钱?”
梅林偏过头躲过了他的手,胳膊上的绳子已经用魔法松开了,他抬头看了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树枝能把这两个人砸晕的。
“得了吧,他这小身板,卖去当奴隶有几个人要?”后者回应道。
前者白了他一眼,继续蹲着看着梅林:“你叫什么名字?”
见梅林不理他,这人有些生气,拿起水袋就往梅林脑袋上浇。
头顶一碰到水,梅林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下意识朝那两个强盗大喊了一声,两人应声向后摔倒在地。
他急忙把手从绳子里抽了出来,想要捂住后颈让水不要碰到,然而已经晚了,头发已经慢慢地长出来了,领口也膨胀了起来。
看着旁边昏迷不醒的二人,梅林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喊一嗓子就把这两个人震飞。
变成女孩也没有事吧,她想着,拿起自己的包,继续去更深处的森林里寻找草药。

--------------------------

很快,梅林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她正蹲着捡一个长得很像蘑菇的草药时,大地震动了起来。
她抬起头,一个巨型的野猪?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的生物,朝她冲了过来。
梅林下意识就想用魔法保命,却想起了自己女孩时候不能使用魔法,于是站起来就朝后跑去,却被一根树枝绊倒在地。
野兽已经离她很近了,梅林试图再站起来,却因为脚腕的疼痛不能起身。
突然,一个拿着剑的人从森林的另一边冲了过来,朝野兽挥舞着剑,刺向它的眼睛。野兽却因为失去了一只眼睛,狂啸了一声,更加暴怒了起来。
这人跑过来,直接抱起了梅林,快速地奔跑着,却怎么也跑不过那野兽,被一巴掌拍地飞了起来。
但就算在落地时,他也死死护住了梅林的头,自己砸到地上昏了过去。
梅林摇着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看着狂暴的野兽朝他们走来,再次感受到了她小时候那种无法保护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的无力和恐慌,果然没有魔法的她真是一无是处。
就在她最后谴责着自己的无能时,一阵马蹄声响起,几个穿着红披风的人翻身下马将野兽围起来攻击,最终其中一个金发男子一剑刺进了它的腹部,野兽倒地而亡。
“你还好吗?”金发的男子首先向他们跑了过来,关切地问。
梅林的头发都糊到了脸上,看上去十分地无助,面前男子关切的眼神更让她心里柔软的一处被触碰了,眼泪不知怎么就流了出来。
“没事了,你不会有事了。”男子抱起她把她放在了自己的马上,另外两个骑士将地上昏迷的人抱到了另一匹马上,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卡梅洛特城走着。
她靠在男子的怀里听着其他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些人是卡梅洛特的骑士,然而男子却始终没有和其他人搭话,一直轻轻安慰着自己。
梅林侧过脸对他笑了笑,想要告诉他自己没事了,却明显地透过背后单薄的衣服感觉到男子的心跳加速了许多,看着他毫无杂色的蓝眼睛,梅林自己的心似乎也漏了一拍。
于是她立刻转回了头,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要知道你大多时候是个男人!她想着。
很快,他们就到了盖乌斯的屋子,她和昏迷着的男子一起被放在了桌板上,然后骑士们就离开了。
盖乌斯盯着躺在桌板上的女孩梅林,面部表情异常丰富。
“这是怎么回事,梅林?”盖乌斯有些猜测地问道,说着给她旁边的男子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
“我去送药的时候碰到了两个强盗,然后脑袋上被倒了很多水,然后就成这样了,之后我又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野兽,但是我是女孩的时候没有魔法,真的感谢这个好心人及时出现延缓了一会儿我的生命……”梅林向盖乌斯诉说着今天一早上经历的奇怪的事情,并没有注意身边的人已经醒来了。
“所以明天早上你就会变成男孩?”男子眨了眨眼睛。
“哇!你醒了,不,我……嗷!”梅林吓得坐了起来,一不小心又让扭伤的脚疼了起来,盖乌斯也在旁边握紧了手中的药品,不知道这陌生人会不会告发梅林。
“Don't worry. Your secret is safe with me. 你的脚还好吗?”
“噢,我没事,对了,我是梅林。”梅林伸出手。
“兰斯洛特,my lady,”兰斯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那你女孩时的名字叫什么呢?”
“我不是什么lady啦……我只是想和你握手来着,”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至于女孩时候的名字,我已经很久不用那个名字了,桂妮薇尔。噢,还有,thank you, Lancelot, for saving my life.”
“那是我应该做的,如果谁都保护不了,我练这剑有什么用,也谢谢你们为我疗伤。”
盖乌斯笑着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个男孩是可以信任的,“那你今天就先睡这桌板上吧,若有什么行程等伤好了再说。”
“好的,麻烦您了。”

---------------------------------

梅林脚踝的伤好的很快,第二天就能跳了,虽然可能是因为变回了男孩,身体更强壮了一些。
盖乌斯看他没什么大碍便让梅林去帮他送药,自己继续照顾因为高空落下而身体多处受伤的兰斯洛特。

送完药的梅林走在回屋的路上,在路过广场的时候被吵闹声吸引了注意力。
“Where's the target?”
梅林看向正在说话的人,正是昨天救了他一命的金发骑士,梅林正想着昨天没来得及感谢他时,想起来自己和昨天并不是同一个人。
“There, sir?”被问话的人看上去是他的男仆。
“That's into the sun.”
“It's not that bright.”
“A bit like you, then.”男子身边的人附和着笑了起来。
男仆只好端起靶子往另一端走着,还没走到一半,一把尖刀就插在了靶子上。
“Hey, hang on.”男仆惶恐地看了眼靶子上的尖刀。
男子身边的人笑得更开心了,梅林挑了挑眉毛,昨天碰见的时候这人可没这么混蛋。
“Don't stop, come on, run, we want some moving target practice.”
一把把尖刀飞向了靶子,直到男仆一个没拿稳,靶子向梅林滚了过来。
“Hey, come on, that's enough.”梅林一脚踏在了靶子上。
“What?”男子一脸的诧异。
“You've had your fun, my friend.”梅林说道,心想要不是这个人昨天救了他一命,早上去给他一拳了,明明昨天看上去还那么正义的样子,今天就这么欺负弱小。
“Do I know you?”男子朝他走了过来,一脸不屑。
“Eh...I'm Merlin.”梅林伸出手想要和他握手。
“So I don't know you, ”男子丝毫没想去握他的手,“but you called me friend.”
“That was my mistake.”梅林点点头,没想到这个骑士这么自大还没有礼貌,“I'd never have a friend who could be such an ass.”说完他就想转身离开。
“我也从来没有一个朋友像你这么愚蠢。告诉我,梅林,你知道怎么跪着走路吗?要我教教你吗?”
“要是我是你的话,我不会想那么干的。”梅林停住了。
“Really?  what are you gonna do?”骑士走到他面前笑着看着他,似乎感觉到有点眼熟,但是好像又是错觉,他确实不认识像梅林这么笨会当场挑衅王子的人。
“You have no idea.”虽然这个该死的家伙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一码归一码,这人简直太欺人太甚了,欺负弱小,打压仆人不说,还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就算他昨天打过了野兽,今天自己有魔法,把这家伙打趴下还不是轻轻松松,梅林想道。
“Be my guest, come on, ”男子挑衅地笑着,“come on!”
在他说第三个come on的时候,梅林终于没管住自己的手,一拳打了上去,却被一下抓住,被男子把手背在身后。
“就凭这个我就能把你扔进监狱。”
“你以为你是国王吗?”梅林觉得和骑士打架应该不能算多大的罪吧。
“No, I'm his son, Arthur.”
“你以为你是王子就能当个混蛋吗?”亚瑟听了似乎有一瞬间失了神,梅林趁机用力挣脱了亚瑟的手,“王子的力气也不过如此而已。”
后面这句话明显让亚瑟十分不爽,“我吹口气就能把你大卸八块。”
“I can take you apart with less than that.”梅林笑着摇了摇头,虽然半分钟前他还被亚瑟抓着没有还手的能力,但是他现在有了防备,肯定能打赢这个家伙。
亚瑟不屑地笑了笑,从一旁拿了两个流星锤扔了一个给梅林,“I warn you, I've been trained to kill since bird.”
“Wow, and how long have you been training to be a prat?”
“You can't address me like that.”亚瑟试图跟面前这个知道自己是王子还想打他的傻瓜讲点道理。
“Sorry,”梅林低下头笑了笑,“how long have you been training to be a prat, my lord?”
梅林急忙弯下了腰才躲过了亚瑟第一下流星锤的攻击,他躲闪着,自己刚想挥起流星锤却挂在了一旁的铁架子上缠住了,他只好放弃了流星锤,往后退着,在亚瑟站在一个台子上从高处挥舞着流星锤看着自己时,他使用魔法让亚瑟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捡起他的流星锤。
“Do you give up? ”
“To you? ”亚瑟还有些不甘心。
“Do you give up???”
亚瑟被逼到了角落,无奈只好举起了双手。梅林笑着看向周围,对刚刚被欺负的那个男仆挥着手,却被亚瑟从后面抄起一把扫帚打倒在地。
一些卫兵走了过来,把梅林带进了牢里。

-----------------------------

被扔进地牢的梅林感觉自己倒霉透了。
刚来卡梅洛特两天,没有一天是太平的。
另一边,在远处看到了一切的Elena在去看望盖乌斯的时候顺便和他说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你说的那个男孩长什么样?”盖乌斯感觉城堡里之前应该没有什么敢和王子对着干的人。
“嗯……比王子还高一些,好像带了个红色的口水兜。”
果然是梅林这小子。
盖乌斯谢过伊莲娜后匆匆走向了亚瑟的寝室请求他放了梅林。
“他是你朋友的孩子?”
“是的,他第一次来城堡没见过殿下。”
“我已经告诉他了。”
“这孩子确实没大没小的,也是我管教不周,还请殿下原谅我。”
见到盖乌斯这么说了,亚瑟自然是不会怪这个从小照看自己的老御医:“Of course, of course,来人,”亚瑟冲门口喊了一句,一个卫兵走了进来,“把那个叫梅林的放了,就说我的命令,噢,还是让孩子们娱乐娱乐扔扔水果吧,给他点教训。”
“Thank you, sire.”盖乌斯鞠了一躬便随着卫兵离开了。

-------------------------------

“People like you should keep their heads down!不是像你这样整天惹麻烦的!”盖乌斯刚进牢房就对梅林吼道。
“对不起。”梅林很委屈地低下头,可是那个王子真的很过分啊!
“不过我走了些关系把你放出来了。”
“谢谢你,盖乌斯!”梅林高兴地要跳了起来。
“还是要有些惩罚的。”



梅林一身烂番茄的走了回来,洗了个澡后便变成了女孩子,盖乌斯只好把饭端进梅林的屋子,让兰斯和梅林在里面一起吃饭。
“我们的王子居然这样欺人太甚?亏我梦想是当个骑士。”兰斯替梅林抱不平。
“你的梦想是当骑士?”
在兰斯洛特的叙述中,梅林得知了他小时候村庄被毁于一旦,只有他一人被父母藏在米罐中才幸免于难,自此开始练剑,想要以后当个骑士来保护身边的人。
“唉,不过那王子昨天也确实救了我们一命。”
“昨天他也在那群骑士里?”
“是啊,或许我动手打他也是我的不对。我还欠了他一条命呢。”
兰斯对梅林笑了笑,“没事,你当时也是气过头了。正好你现在是女孩的模样,我们一会儿去找他道谢吧。”
梅林点了点头。

------------------------------

盖乌斯对梅林的转变表示很惊讶,刚还说再见到亚瑟就要把他头打掉,虽然因此被自己打了一下脑袋,但是现在他就要去道谢了?
“你不是去打他脑袋的吧?记住他当时见到的可不是你这个样子。”
“我真的是要去道谢的!”梅林撅了撅嘴。
“是的,您就告诉我们他的寝宫在哪里吧。”兰斯在一旁说道。



敲门前,梅林把头发糊在脸前,毕竟自己是男生和女生的时候长得还是挺像的。
“进来。”亚瑟在门里说道,兰斯就大方地拉着梅林的袖子走了进去。
“殿下,我们听御医说昨天是您救了我和我的妹妹,我们今天是来向您道谢的。”兰斯说道。
“没事,你们是我的子民,这是我应该做的。”亚瑟对二人点了点头。
梅林扯了扯兰斯想要离开,这一小动作却被亚瑟看在了眼里。
看见亚瑟看着梅林好像有些不满地挑了挑眉毛,兰斯洛特急忙把梅林护在身后,“我妹妹她,有些怕生。如有冒犯殿下,还请原谅。”
“不,没事,我只是觉得她有些眼熟,”亚瑟回想起来早上碰见的梅林,“我今天早上训练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很勇敢的傻瓜,好像和你妹妹有些神似。There's something about him, 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亚瑟回过神来,发现兰斯和他妹妹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噢不,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妹妹是傻瓜,我是说长相有些神似,也不是说她长得像男人,我是说……唉,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很抱歉失礼了。”亚瑟在脑子里给了自己一拳,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啊!(果然爱情让人迟钝?)
“Thank you, sire.”梅林向他低头示谢,发现他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她赶紧补了一句,“我和哥哥就先不打扰您了。”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兰斯洛特也低头示意后离开了。
“He called me idiot, he's still an ass,一点没变。”梅林说道。
“可是他说你勇敢,还说你很特别。”兰斯在一旁若有所思。
“No, he is an ass.”梅林走得更快了。

---------------------------------

大半夜,梅林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她坐了起来,在没有吵醒任何人的情况下溜出了盖乌斯的小屋。
脑中的声音将她指引向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来过的地方,两个卫兵打着呼噜,声音比雷都大。
她轻手轻脚地绕过了卫兵继续随着声音走着。
终于走到了尽头,是一个无比大的洞穴,四处岩石耸立,看上去还有些瘆人。
“你在哪?出来吧。”
经过一阵铁链的声音,一只巨龙落在了她面前的石山上,“I'm here.”
从没见过巨龙的梅林呆立在那里,直到听到老龙说起了自己的命运他才有了点反应。
“什么?亚瑟?那个王子?你搞错了吧!这个亚瑟就是个混蛋,要是有人想害他我说不定还会帮忙的!”
巨龙笑出了声:“There is no right or wrong, only it is or it isn't.你和亚瑟的命运紧紧地绑在了一起,没有人能逃避自己的命运,梅林。”

---------------------------------

第二天晚上,乌瑟为了庆祝魔法离开卡梅洛特二十周年而举办了一个晚宴,还请来了著名的歌手  Lady Helen. 梅林和兰斯洛特以盖乌斯帮手的名义参加了宴会。
莫嘉娜进场的时候,梅林都看呆了,尽管自己有时候也是个女孩,但是莫嘉娜有一种让全场为她而震撼的气质和气场。
“别忘了你是来这工作的,梅林,看看兰斯洛特。”梅林看了看兰斯洛特,正在认真地摆放盘子,一点都没有因为莫嘉娜的进场而感叹,殊不知他心里已经有了别人。
在梅林继续看着莫嘉娜愣神时,“She's beautiful, isn't she?”伊莲娜走了过来。
见梅林没有反应,她便开始自说自话:“Some people are just born to be queen.”
“不能吧!”这下梅林有了反应,这么美好的女孩要嫁给亚瑟那个混蛋?
“我觉得会吧,”Elena说着拿起一块奶酪放到嘴里,还打了个嗝,“你这个朋友是谁呀。”
“我叫兰斯洛特。”兰斯朝她尴尬地点了点头。
“这是Elena,莫嘉娜小姐的女仆,我早上被扔水果的时候认识的。”梅林介绍了一下。
“你是个骑士吗?”Elena咀嚼着嘴里的奶酪问兰斯洛特。
“现在还不是。”
“那就是要当骑士了?你们这种气质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啊哈,草莓派!”Elena跑开了。
“我觉得你可以去和亚瑟申请,毕竟昨天他对你的态度还不错,那可是你毕生的梦想。”梅林想着要是亚瑟不同意,他绝对会再打他一顿!
“可是,我还不够格吧。逞强去把你从野兽手里救出来还把自己摔得浑身是伤。他们对付野兽都没有问题。”
“那是他们一群人对一个野兽!你简直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还戳中了怪兽的眼睛!他们不可能不允许你当骑士的!”
“你们在说什么,”盖乌斯从后边路过,“我可要告诉你们,只有贵族才能成为骑士的。对不起,兰斯洛特。”他说着自己也叹了口气。
兰斯洛特似乎整个人都瘫软了,差点打了手中的盘子。本来以为自己再练一练,只要够格了就可以成为骑士,没想到这对他一个平民来说是不可能的。
“我会帮你的。”梅林小声对他说道,陷入了沉思。

----------------------

“让我们欢迎,Lady Helen from Mola.”乌瑟介绍了著名的女歌手,全场掌声雷动。
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美妙的歌手从她嘴里传出。
在发现全场包括身边的兰斯洛特都昏昏欲睡的时候,梅林急忙堵住了耳朵,撞了撞旁边的兰斯洛特,他却已经靠着柱子睡着了。
在Lady Helen走到一盏巨大的吊灯下的时候,她凶狠地盯着亚瑟,从袖口掏出了一把匕首。

天哪,不会吧,昨天老龙刚说过亚瑟会经历许多危险,今天就有人来行刺他?自己还说过会帮那些行刺的人,但是这样就会成帮凶啊,他不想杀人啊,噢天,该死的命运。梅林的大脑飞速想着,眼睛一金,吊灯从天花板上落下,砸到了歌手身上。他希望别太疼,只是把她砸晕了就好了。

歌手胸口的项链被砸的甩了出来,现出了原形,是那个儿子因为使用魔法被行刑的老女巫。
人们逐渐醒了过来,大多数人还在朦胧之中,女巫也没如愿被砸晕,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操起匕首朝亚瑟扔了过来。梅林用魔法减缓了时间,冲上前去把亚瑟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匕首深深地插入了亚瑟的椅子。
女巫失去了力气,趴在地上不再动弹了。乌瑟这才回过神,站起来看了看地上的女巫,又看了看梅林。
“你救我的儿子。我必须报答你。”乌瑟对他说着,亚瑟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梅林却挠了挠头,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杀了那女巫。
“不要不好意思,你应该得到奖赏。”听到这两个字,梅林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身边的兰斯洛特,这难道不是个他帮兰斯洛特成为骑士的好机会吗?他刚要开口,乌瑟却继续说了起来,“这简直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你会成为皇室的一名随从,亚瑟王子的贴身男仆。”
“Father?!”亚瑟不满地说了一句。
梅林也没反应过来,他就这么失去了帮兰斯洛特请求的绝佳机会?
两个人互相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

-------------------------------

“兰斯,我真的很抱歉,我本来想请求让你成为骑士的,他……”回到房间以后,梅林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没事的,是你救了亚瑟,也是你应该得到奖赏,如果因为你做了对的事情而我受到奖赏反而会让我心里感到十分不安的。”兰斯拍了拍他。
“是啊,梅林,你做的很对,这或许便是你魔法的用途所在,去帮助救助他人。”盖乌斯在一旁说道。
“命运……吗?”梅林低下头,接受了两人的安慰。
“或许这个能让你高兴起来,”盖乌斯拿来了一本书,放在了梅林手里,“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得到的书,我觉得你能比我更好的利用它。”
梅林不解地打开了书,奇奇怪怪的咒语精美地印刷在书的每一页纸上。
“这是一本魔法书?”
盖乌斯点了点头。
“谢谢你,盖乌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他高兴地抱了抱盖乌斯和兰斯洛特,丝毫没有发现其中一人红得滴血的耳根。


Chapter 2


“Rise and shine! ”梅林唰地一下拉开了亚瑟屋的窗帘。
刺眼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亚瑟拿手遮了遮脸,嘴里不知叨咕着什么,翻身准备继续睡。
已经当了几周男仆的梅林习惯性地把亚瑟从床上拖到了地上。
“快醒醒吧,殿下,该吃早饭了。”
亚瑟眼睛都没睁一下,翻了个身在地上继续睡了起来。
“Arthur!Wake up!”
听到自己的名字,亚瑟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梅林?怎么了?我怎么在地上?”
梅林偷偷翻了个白眼,在心里用无数的话语吐槽了一遍这个皇家大菜头,“该起床吃早饭了,殿下。”
亚瑟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看到了桌子上异常丰盛的早餐,“你中午要去哪吗?”
“没有啊,午餐也会很丰盛的。”
亚瑟奇怪地看了看他的男仆,经过瓦兰特骑士盾牌上的蛇以及一系列事件,他更信任这个时不时和他顶嘴的小男仆了,可是这一脸讨好又奇怪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然而他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叉起一片培根放在了嘴里。他还是相信梅林不会给自己下毒的。
“Arthur……”
他果然没想错,梅林这小子果然有事。
“你还记得之前被你救的那对兄妹吗?”
“嗯,怎么了?”想起那个和梅林长得神似的女孩亚瑟就挑了挑眉,不会是梅林相中了女版的他自己来请亚瑟帮他提亲的吧?
“那个哥哥,叫兰斯洛特,他从小就开始练剑,十分精通剑术。”
什么?亚瑟脑子突然有点懵,梅林居然相中了那个哥哥?
“你之前也说这些天来应聘当骑士的人一个比一个差,根本不能保护卡梅洛特,我想,不如让他试试?”
噢,原来不是相中了,亚瑟莫名其妙松了口气,“但是你忘了卡梅洛特的首要准则,只有贵族出身才能成为骑士。”
“他……他是贵族。”
“是吗?”亚瑟回忆了一下这人的言行举止,感觉似乎也很有贵族知书达理的气质,不像那些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的粗人,看来自己还凑巧救了个落难的贵族……和他妹妹呢,“那不错,明天让他来训练场,记得让他带上贵族身份的证明。”
“Thanks, Arthur!You won't regret it.”梅林高兴地就要离开。
“等等,把我的盔甲拿去打磨一下,我希望你对自己的分内活也操心一点。”
梅林心情很好,也没有回嘴,抱起那一堆盔甲就出了门。

-----------------------------

“怎么样?你和他说了吗?”兰斯一脸期待地看着走进来的梅林。
“Yes.”
“And?”
“And,”梅林假装摇了摇头,兰斯的心一沉,“he said he would like to meet you!”
“Yes!Thank you!Thank you, Merlin!”
“卡梅洛特骑士的首要准则从来没被人打破过,梅林,”盖乌斯瞪着他的大小眼看着梅林,“你做了什么?”
“关于那个……”梅林想了想,“那个准则就是错的,兰斯完全比其他那些人更合适当骑士!”
“你做了什么??”盖乌斯更加担心了。
“我只是变通了一下,稍微帮兰斯跨过这个门槛而已,”他说着拿出了刚从图书馆用魔法复制的贵族证明,“诺桑比亚勋爵埃尔德雷德的第五子。”
“不,梅林,不行,”这下兰斯也开始反应了,“这完全是说谎,完全颠覆了骑士准则的初衷。”
“那看来你不想当骑士了?”梅林说着就要收起证明。
“我当然想了!”
“这样是不对的,梅林。”盖乌斯在旁边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兰斯洛特。
“为什么?盖乌斯,你没看到上次那个野兽有多么强大,也没见到
昨天去亚瑟那应聘骑士的人和亚瑟对打的时候连10秒钟都没有撑到,兰斯完全有能力和他们抗衡,我只是帮他跨过第一个不合理的规则,剩下能不能当上骑士完全靠他自己!”
盖乌斯刚想反驳,外面突然一阵喧闹,伴随着一阵犀利的长啸声,一个鹰头狮身的奇怪生物落在了卡梅洛特的广场上。
梅林看着带着骑士准备对战的亚瑟,急忙冲了出去,兰斯也跟着冲了出去,留盖乌斯一人在窗前看着,翻着书查找这个生物。

------------------------------------------------------------------------

梅林站在亚瑟屋窗前看着兰斯洛特离去的背影,回忆着这些天和他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后来盖乌斯自然是在看到狮鹫后妥协了让他们去做伪证明,最终却还是被发现,兰斯也被关进了牢里。亚瑟本着骑士精神将他放走,兰斯便在梅林魔法的帮助下战胜了狮鹫。
然而他果然还是不能无功受禄,不能再有谎言和欺骗了。
即使亚瑟已经因为想要恢复他的骑士地位和父亲吵了起来,兰斯洛特还是决定了离开。He must prove to himself that he will one day be a rightful knight for Camelot.
“兰斯洛特?”亚瑟的声音把梅林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之前他已经叫了好几遍梅林,这个傻仆人都没有听见。
“Yes, my lord.”
“He could have become a great knight. He served with honor.”
“Will he ever come back?”
“That's not your concerns, Merlin.”亚瑟明显对梅林对兰斯念念不忘这件事有些不爽,“You still need to wash my clothes, repair my armor, clean my boots, sweep my fireplace, change my bed, and my dogs need excercising.”
看着梅林闷闷不乐的往外面走,亚瑟把他拉过来狠狠地抓了一把他的头发。
“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和他们兄妹俩培养起了很深的感情,但是离开是他的选择,我们也要尊重他,毕竟我认为他是一个很值得尊重的人。噢对,他的妹妹没和他一起走吗?”
“嗯……”梅林听亚瑟提到了这个突然神经紧绷了起来,忘记了刚被抓头发的轻疼,“他的妹妹早些时候先离开了。”希望亚瑟不要太怀疑。
“噢,”亚瑟果然信了,眼神里还透露出一种淡淡的失望,“行了,快去把我的衣服洗好了,准备些行李,明天随我一起去拜访在边境驻扎的Godwyn勋爵。”

---------------------------------------

梅林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第一次跟亚瑟去远方执勤他还是很激动的,虽然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任务,只是去拜访一个勋爵而已。
他把亚瑟和自己刚从马厩挑选的马牵了过来,几个骑士已经在广场中央等待亚瑟的到来。
“殿下,这次出勤去往边境,您的男仆没有盔甲如何保护自己呢?您确定要让他跟随吗?”一位高大威武有着棕色卷发的人走向前去对亚瑟小声地说道。
“Sir Leon, 这次只是去看望勋爵,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一路上路途遥远,我们总得需要个会做饭的。”亚瑟答道。
“Yes, my lord.”Leon骑士点了点头,退到后面跃上了马,虽然王子这么说,骑士们还是决定要注意着这个男孩——队伍里唯一没有作战能力的人,不能让他受伤了。
这时,一个女子牵着一匹白马走了过来。
“Lady Morgana?”
“父亲让莫嘉娜和我一同前去。”亚瑟解释道,想着虽然大部分原因可能是Godwyn爵士有一个传闻中十分强壮而又靠谱的儿子。

--------------------

丛林里的阳光经过交叠的树枝洒到一行人身上。
梅林正享受着这温暖的阳光和与亚瑟斗嘴的快乐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或者根本不是通过耳朵传来的,而是他大脑感受到的。
【Help.】听上去是个小孩的声音。
梅林知道这声音并不正常,反而有些像老龙喊他时的传话方式,他只好眯着眼四处寻找可能发出声音的人或物。
亚瑟看梅林突然安静了下来,笑着问道:“怎么了,梅林?Does the horse makes your little bottom sore? ”
“Yeah, it's not as fat as yours.”
后面一个年轻的骑士笑出了声,被瞪了一眼后赶紧闭上了嘴。
“亚瑟,别对他们这么严厉。”莫嘉娜在一旁笑着说道。
【Please, help me.】
脑中的声音大了些,梅林试图和他对话。
【Where are you?】
【In the woods.】
说得好像现在谁不在森林里一样!梅林想着,又想起这是个小孩,森林可能也确实没有什么可描述的地方。
【Don't go , please, help me.】随着梅林一行人的行走,声音小了许多,按理来说如果这个需要帮助的孩子离他们近的话,亚瑟完全会一下听到声音,然而自己又没法说服整个队伍跟自己一起去找那个孩子。
“Wait!”梅林喊停了队伍。
“What?Merlin?”亚瑟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
“I...I need to go pee.”(我要上厕所)梅林想了个唯一可行的理由。
“Alright, Sir Owen,keep him safe.”亚瑟转头向刚才偷笑的年轻骑士示意了一下。
“I'm fine by myself!”
“Right,you really can defend yourself when you're peeing.”亚瑟翻了个白眼。
“我们又没有到别的国家的国土上,怎么就不安全了?”
“There are bandits around here, Merlin, 这些人真的是我们处理不干净的,这样,既然你这么怕生人那我和你去吧。”亚瑟翻身下了马,示意剩余的人在此保护莫嘉娜。
“Come on, Arthur,I can protect myself, I actually beat you so many times with swords when we were young.”莫嘉娜一脸不屑。

--------------------

梅林假装说要走远些上厕所,实际上一直在辨别这孩子的方向。
“你到底要走到哪去,梅林?”
“我就……”
“嘘!”亚瑟示意梅林安静,他很明显听到了什么,果然梅林没走错地方。
“啊——”一群人大叫着从山坡上冲了下来,一群土匪。
从他们冲过来的地方,梅林看到了一个小男孩被绑在火刑架上,朝他无助地摇着头。
亚瑟明显也注意到了,拔出剑迎接敌人,用双眼示意梅林去救那个男孩。梅林很快就明白了,在用树干帮亚瑟砸晕两个他身后的敌人后,他躲避着附近的敌人,就要向小男孩那里冲过去。
【Don't, Merlin. You cannot save the boy.】老龙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梅林的脑海里,让他身体一震。
【Why?】
【If the boy lives, you cannot fullfill your destiny.】
这小男孩和自己的命运有什么关系?梅林看了看不远处男孩纯真的眼神,自己的命运是保护亚瑟,难道这孩子会杀了亚瑟?
他想着急忙转头去看亚瑟,却发现亚瑟已经杀到了自己身边,“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他们人太多了,快去把他解下来,我一个人干不了这么多事!”
梅林想了想老龙说的话,看了看男孩,狠下了心:“我觉得我们不该管他,他们把他绑在火刑架上肯定是有原因的,I think the boy has ma……(magic)”
【Emrys! Please! I thought we were friends, I thought you were going to help me!】
“Has what!You really need to do something, Merlin!”亚瑟说着,护着梅林把另一边冲过来的人砍倒在地。
【Help me, please, Emrys.】
实在抵挡不过脑海中的声音,也不忍心因为自己,一个可能是无辜的小男孩就这么被烧死在火刑架上,梅林冲上去用咒语解开了小男孩手上绑着的绳子,两人在亚瑟的掩护下一同回到了骑士们身边。
亚瑟撸起了小男孩的袖子,本身想帮他检查有没有伤口,却发现了他手臂上三旋璧样式的花纹。他抬头看了看莫嘉娜,后者会意翻身下马和他走到一旁。
“他是个德鲁伊人,在卡梅洛特境内离城堡这么近的地方。”父亲的教导让他对这个孩子存在戒心,却又自然不想自己动手去处理这个会魔法的孩子,只想着带这男孩回去交给父亲处理。
莫嘉娜一眼就看出了亚瑟在想什么,“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这样!”
“但是他会魔法,如果是父亲……”
“乌瑟这么做就是错的!这个男孩难道要为自己天生的能力受到惩罚吗?如果他也不是自愿的呢?他只是个孩子啊!”莫嘉娜轻轻用手抚摸了一下小男孩的头,“你不是你父亲,亚瑟,我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I will not betray my father.”
“但是,据我了解的你,也不会亲手将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送向死亡,求你了。If you won't do this for the boy, then do it for me.”
亚瑟低着头思考了许久。
“这样吧,我先独自带这个男孩去找到他们的族人,你和梅林先跟着骑士往边境去……”
“我可以带他去找他的族人!”莫嘉娜说道。
“不,我不放心。你先和骑士们走,我届时自然会回来与你们会合。”
莫嘉娜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Thank you, Morgana.】
“你听到了吗?他叫了我的名字!”莫嘉娜问亚瑟。
“你幻听了吧。”亚瑟说着走向了骑士。
他交代了一下,说是要带小男孩去寻找父母,便骑马离去了。
梅林焦急地看着亚瑟离去的背影,看出来亚瑟并不是在回卡梅洛特的路上,刚才老龙的忠告他还记着,“我要和他一起去。”说着他就要拉动马匹。
“Merlin!”
他的手却被莫嘉娜拽住了。
“He will be fine on his own.”
梅林虽然知道亚瑟应该不会被这么小的孩子杀了,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易容术,这孩子又是谁变的。
“不,我要和他一起。”说完,梅林骑上马跟了上去。

---------------------------------

“Merlin!Why are you coming?”
“Afraid of you being hungry?”
“Merlin, you really need to listen what you are told to do.”
“Nah.”
“Seriously, this would be a dangerous mission.”
“Then you surely need me by your side.”
亚瑟一脸你只会给我添乱的看着梅林。
“You can trust me.”梅林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我刚在解救他的时候就知道这孩子是个德鲁伊人了,看得出来你的路线也不是带他回卡梅洛特受刑。”
“是的。”
“你有一颗仁慈的心,亚瑟,你的决定是正确的。”想着亚瑟能对魔法同胞如此宽容,梅林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句话。
“Sometimes I think I know you, Merlin. 你有时候傻的什么都不会做,但是有些时候你就展现出一种……No, not wisdom.”亚瑟还在尽力地想着形容词,梅林只好耸耸肩,“好吧,确实是智慧。”
梅林微笑着转过头,却被一根比较矮的树枝打了一下脑袋。
“好吧,大多数时候你还是个傻子。”

----------------------------------

在亚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梅林在心里和那个孩子聊了起来。
【What's your name?】
【Mordred.】
【Why did you call me Emrys?】
【那是德鲁伊人称呼你的方法。】
看着小莫德雷德天蓝色的眼睛,他不会杀了亚瑟的吧,梅林想着。



另一边,莫嘉娜被骑士簇拥着走在去东部边境的路上。
她有些害怕梅林想要让亚瑟把那个男孩带回卡梅洛特。
她觉得梅林不会这么做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

-----------------------

在莫德雷德的指引下,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德鲁伊的村庄,亚瑟把孩子交到了德鲁伊人手中。
“Thank you, Arthur Pendragon for bringing the boy back to us.”德鲁伊的长老对亚瑟点头致谢。
“你不能对任何人说这孩子是我带回来的。”
“You have my word.”
长老看了看梅林,什么话都没说,倒是莫德雷德说了句什么。
【One day, our pass will cross again, Emrys.】
为什么还会相见?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会想要杀死亚瑟吗?梅林苦恼了起来。
老人似乎也听到了这句话,带着莫德雷德转身就要离去。
“Wait!You haven't told me your name.”说话的是亚瑟。
争得了长老同意后,男孩看向了亚瑟,“My name's Mordred.”
“Good luck, Mordred.”亚瑟朝他挥了挥手,然后拍向了正在愣神的梅林的脑袋。
“走了,得赶紧去找莫嘉娜他们了。”
“Such a clotpole! ”梅林忿忿地说了一句,然后翻身上了马。
“There's no such word.”
“这是我们村庄经常用的语言,你这种皇家clotpole自然不会知道。”
“Define word ‘clotpole’.”亚瑟撇了撇嘴。
“In two words?  Prince Arthur.”



Chapter 3


莫嘉娜坐在火堆旁,双手拿着的树枝上穿着一只完整烤熟的野鸡。
唯一会做饭的梅林跟着亚瑟跑了,骑士们只好生火,去抓了些野鸡来烤。习惯了在皇宫里拿银制刀叉用餐的莫嘉娜扫视着身边的骑士,一个个拿着野鸡,生猛地用牙把肉撕扯下来咀嚼着。
一个高贵的公主可是不会这么做的,她想着,走到了一旁的小溪边。她摘下了环在脖子上的项链,数到右边第三颗水晶轻轻一扭,正中间的圆珠突然打开,一把尖刀刺向了前方。
这是她的女仆Elena准备的,给她防身用。虽然Elena不拘小节,但有异于常人的聪慧,总能制作出一些带机关的东西送给她,所以她总是很喜欢这个女仆。其实Elena跟随她的第一周还是很腼腆的,后面可能是因为熟络了,大手大脚的习惯就显现了出来。
莫嘉娜用溪水清洗了小刀,将野鸡肉切成一片一片的,放在布包上,然后从裙摆的花纹间一个很不明显的地方抽出一根银针(这也是Elena为她准备的),戳起肉片吃了起来。
-------------------------
在卡梅洛特城里,Elena也和远方的主人一样在享用美食。
她抓起了一个蟾蜍高兴地放到了嘴里。


就在莫嘉娜解决了午饭,刚把“餐具”带到了脖子上时,她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在接近。这不是骑士那种带着锁子甲的沉重步伐,她瞬间警觉了起来。随着脚步越来越近,她站了起来,不动声色地解下了项链,右手握住刀,左手掷出银针,随即转过身用刀尖指着来人。
要不是梅林会魔法,银针现在可能就精准地扎在他膝盖上方了。
“Morgana!”他惊呼了一声,在心里悄悄赞叹了一下她刚才一气呵成的动作。
莫嘉娜看到梅林眼里满是欣喜,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低下头看着一旁的银针皱了皱眉头,“果然是多年没练习有些生疏了,”她转而笑着抬头看向梅林,“不过没伤到你真的是太好了!你们回来了,那个男孩的……家人找到了吗?”
“我们把他带回到他的族人那里了。”梅林微笑着。
“Thank you,Merlin.”
“For what?”
“能够理解,帮助,不告发那个孩子。”
“他只是个孩子。”梅林尽量不去想老龙的话。
“我总觉得我和那个孩子有种特殊的联系,我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His name is Mordred.”梅林说着拿起水袋打了一袋溪水。
莫嘉娜点了点头,捡起了地上的银针,和梅林一起回到了骑士那里。


梅林无奈地看着一群喝完鸡汤倒头就睡的骑士们,走上前准备往汤锅里多加点水,也给他和莫嘉娜烧一点,却突然发现锅里有一些奇怪的残留物。
看着周围不省人事的骑士们,梅林心里一惊,将莫嘉娜招呼过来帮他看着锅,自己起身走到骑士们身边挨个施了解毒咒,还好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
梅林最后帮欧文骑士施完咒时听到了一声尖叫,正当他要转头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感觉到脑后一疼,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
梅林是被一桶水浇醒的。
这也确实是最容易让他清醒的东西。他能感觉到水正在缓慢地渗进他的围巾,来不及看清周遭情况了,他大喊了一声,震开了身边的所有人以及绑着自己的绳索。
他用手胡乱地擦了一下眼睛,想要寻找干燥的布垫在后颈,却看见莫嘉娜被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他。女子穿着单薄的衣服眼神像一头受惊的小鹿。正是这一下迟疑让水彻底渗透了他的口水兜。他不禁唾弃了一下这个能让他男女转换的属性,这秘密也太难保守了。望着莫嘉娜瞪得越来越圆的眼睛,梅林知道再怎么解释也不行了。
“他们肯定不止这几个人,我们得赶紧离开,my lady.”于是她选择了不解释。突然改变的身体和变细的女声让梅林脖子一颤,在莫嘉娜看来她像被附体了一样。
“Mer...Merlin?”连自己的养父都从来不曾惧怕的她现在也轻颤了一下,叫出了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她似乎懂得了梅林为什么之前帮助那个男孩去找他的族人。
“Yes, my lady, it's me. 相信我,你不用害怕。”梅林走上前去。
“Pardon me.”她说着轻轻摘下莫嘉娜脖子上的项链,然而倒弄了半天也没让尖刀冒出来。
“你不是有魔法吗?为什么不能直接帮我解绑?”莫嘉娜看出了端倪,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有些呆头呆脑的姑娘是刚才吼了一声就震倒了周围所有人的法师。
“我……我这个样子的时候没有魔法,明天早上才能变回去。”梅林低下了头。
“扭右边第三颗水晶,我们要抓紧时间了,这些人都受过训练,在树林里接近我的时候我都没有听见脚步声。”
在梅林用刀片努力划着自己手上的绳子时,莫嘉娜仔细观察着这个女孩,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女孩。几个月前,莫嘉娜就在走廊里看见亚瑟抱着这个女孩冲进了盖乌斯的房间,当晚她就梦见了亚瑟和女孩接吻的场景。看着眼前的梅林,莫嘉娜默默地在脑中把这个梦从噩梦的名单里划除了。再想起自己还梦到过亚瑟和自己的女仆Elena住在一起,她开始感觉自己只是占有欲太强了。呸!她对这个自大的傻子可没有什么占有欲!
一只手上的绳子松开了,梅林急忙跑到另一面去划着绳子。
这几个月来,从一开始这个男仆为了亚瑟当面和自己养父对峙指出瓦兰特骑士使用魔法的事情,到后来他选择相信自己的梦,和那个叫兰斯洛特的人一起帮助她把亚瑟从苏菲娅手中救了回来,这一系列的小事情都让莫嘉娜明白梅林不可能是别人安插在亚瑟身边的卧底,她信任他。其次,在看到梅林刚才使用魔法的强大时,她觉得如果梅林想害亚瑟,亚瑟可能早就死了。
绳子终于割开了,这时,莫嘉娜余光撇到梅林身后似乎有黑影压来,“Merlin!”她惊叫到,梅林却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抓住了头发拎了起来。
莫嘉娜瞬间抄起银针扎向了来者的眼睛,梅林也顺手将手里的刀戳向身后人的腹部。他痛苦不堪,但力气不减,不但没有松开抓着梅林头发的这只手,还将另一只手死死掐住了梅林的脖子。
“Go,my lady, go!”梅林嗓子沙哑地说。
“我不会离开你的。”莫嘉娜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快走啊!他们都要起来了,不要让这个变得没有意义,我不需要陪葬!”
莫嘉娜看着周围逐渐动起来的人,“We will come back for you.”她给了梅林一个坚定的眼神,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亚瑟一行人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莫嘉娜和梅林失踪了,一封写有赎金的信纸扎在地上。亚瑟看见地上很轻的脚印便带着骑士跟着脚印向前走去。
莫嘉娜从草丛中冲了出来。
“Where's Merlin?”亚瑟看着她孤身一人,焦急地问。
“They took her, we need to save her!”莫嘉娜的眼神十分慌乱。
“Her?”
“I mean him, we can't leave him behind.”她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
“Of course we can't, but we also cannot put you in danger.”亚瑟尽量保持着理性,“Sir Leon, take the rest of the knights send Lady Morgana to Lord Godwyns' place and send my father a letter, I will go take Merlin back.”
“But my lord, 他们要绑架的是莫嘉娜小姐。”
“You're right.”亚瑟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疼,是他要带上梅林才让他陷入危险的,“我们先快速赶去Godwyn爵士那里。”他不能既丢了梅林又丢了莫嘉娜。那小子一定要命大一点啊。
“I'm fine by myself! We must save Merlin! Send the knights or...... just do something!!!”莫嘉娜一改淑女面貌对亚瑟大喊着,她知道梅林现在只是个没有魔法的女孩,为了救她才被抓,说不定已经被勒得没气了!天哪!她就不该离开的,她该和她一起走的!
“Morgana!You just got kidnapped!”亚瑟厉声说道,控制住莫嘉娜的手把她抱上马,“我们现在耽误越少的时间,我就能越早得去救他,我们不能在他性命未卜的时候也不顾你的性命。”
-------------------------------------
“She ran away???”领头的男子朝着周围的人发着脾气,“你们只抓住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仆?连王子的男仆都跑了?”
“这应该是莫嘉娜小姐的女仆,我看见她帮她结绳子。”一个瞎了一只眼的人在一旁说道。
梅林跪在地上,不住地咳嗽着。
领头人掐起她的脸看了看,示意其他人拿来莫嘉娜的衣服,这个女人在不知道那男仆也被抓的时候曾试图借口洗澡逃跑,现在这些衣物倒有了用处。“换上他们。Hengist没有见过莫嘉娜小姐,你必须伪装成乌瑟潘德拉贡的养女,不然我就让你立刻死在这里。”他拔出一把剑指着梅林。



莫嘉娜飞速地骑行着,丝毫不想因为自己让梅林丧失了性命,她知道亚瑟可能认不出梅林,但是他不可能不去救助一个路途遇到的无辜女孩。亚瑟为了保护莫嘉娜,只能骑得比她更快,在前面引路。一行人快马加鞭,本来一天的路只花了一个下午便完成了,傍晚他们终于到达了Godwyn爵士驻扎的东部边境。
“欢迎,亚瑟王子,莫嘉娜小姐,”Godwyn爵士出来迎接,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这是犬子帕西瓦尔。”
“My lord,my lady.”Percival朝二位点了点头。
“谢谢您,Lord Gordwyn,Percival,”亚瑟也向他们两人点了点头,“请您务必帮我安顿好莫嘉娜小姐,我的仆人被强盗抓走,我现在得赶去救他。”
“可是您才刚到,不休息一下明早再上路吗?而且我相信卡梅洛特的好仆人数不胜数。”Godwyn爵士一脸不解。他说着示意一些人领着骑士带着莫嘉娜进了屋。
“He's my man. And I have responsibility to keep him safe.”亚瑟的语气坚定不移。
“那请您务必带上一些骑士。”
“不用了,莫嘉娜也需要保护,她还说那些强盗从东北部边境离开了卡梅洛特,如果一队卡梅洛特骑士出现在境外只会添加更多恐慌和麻烦。”
“我可以随您一同前去吗?”帕西瓦尔向前走了一步。这人虽看上去比亚瑟还年轻,但足足比他高了半个头,身体也十分强壮。
“不行,你还不是个骑士,I cannot put your life in danger, too.”亚瑟摇了摇头。
“这次您来我就想让他同你们一起回去参加骑士考核测试的,”Godwyn爵士说道,“这次若他随您一同前去也一定是个很好的试炼。”
“This can be dangerous.”亚瑟直直地盯着帕西的眼睛。
“Then I would follow you to the death, my lord.”
“No,Percival, I want you to fight with me for life.”
---------------------------------
“您比传言中的还要美丽,莫嘉娜小姐。”韩叶斯恭敬地举起梅林的手并低下头,却被梅林躲开了。
“我要求您立即释放我。”
“那也要等到乌瑟潘德拉贡交了赎金,现在,你是我尊贵的客人。”
“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不是你的客人,我是你的囚犯。”
“那便如您所愿,”他转头招呼,“把她带去地牢。”



晚上,韩叶斯坚持莫嘉娜小姐是他们的座上宾,要求梅林坐在自己身边一同进餐。
面前的人群如野兽一般嚎叫着,一个浑身肌肉的人站在巨大的牢笼里同他们一起咆哮。
像野人俱乐部一样,梅林心想。
“Bring on the challenger.”韩叶斯说着,一个身材矫健的人从牢笼里的洞穴跑了进来,对韩叶斯微微颔首,也看到了梅林。
该死的,这才几天兰斯洛特怎么就把自己整这里来了?还要去打败那个那么强壮的野人?
“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牢笼,那么,开始吧!”韩叶斯一声令下,那野人就举着剑向兰斯砍了过去。
梅林是并不怎么担心他的,毕竟这几个月兰斯每日的练习她也看在眼里,他本来是想通过更努力的训练试图在不是贵族的情况下也能得到骑士的名号,那也确实是他应得的,如今却落到来这种地方耍剑的地步。
兰斯没有了结那人的性命,拿着剑走出了牢笼,梅林还记得,那是她找铁匠Tom帮忙做的。
“你叫什么名字?”韩叶斯问道,说着将一个钱袋扔进了兰斯的手中。
“兰斯洛特。”他说着看了一眼梅林,梅林眼珠转了转,挑了挑眉,又突然瞄了眼韩叶斯,换回波澜不惊的表情。
“你证明了你拥有很好的剑术,”韩叶斯赞许的说,“你或许还打动了我们尊贵的客人,莫嘉娜小姐。”
兰斯听后还给了她一个同样的眼神,“My lady.”
“下次你战斗的时候,就不要指望对手手下留情了。放蛮牙兽!”
一个野兽从洞穴爬进了牢笼,它没有眼睛,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半个脸大的牙齿看着就让人颤栗。它找到了牢笼中人的位置,听着哭泣和求饶声,与牢笼周围的欢呼声,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
兰斯甚至韩叶斯都避开眼睛不去看那人被咬死的画面,而梅林则瞪大了眼睛呆立在那里,她不是没见过死人,只是从没见过如此鲜血迸发残暴而没有人性的死法。
韩叶斯看着梅林受惊的小脸,招呼来了些人,“把莫嘉娜小姐带回地牢。”



“休息一下吧,殿下,您今天也骑行了一天了,晚上再这样继续恐怕不仅救不出您的仆人,连您自己都要耗尽体力晕倒在这荒山野岭了。”
“不行,梅林需要我。”亚瑟说着,强睁着眼睛。
最终他整个人都瘫倒在马上,马也经过一天奔波累得不愿意动了。帕西瓦尔上前将王子抱下马放在一旁的树下安顿好,“殿下,我们明日清晨再启程吧。”
----------------------------
入夜。
兰斯敲了敲关着梅林的那间地牢上边的铁窗。
“Merlin.”
“Lancelot?”窗外也是个暗黑的小道,梅林一直没有从那里看到任何光线进来,以至于都不知道那里通向外界。地牢里唯一的光源便是狱卒送来的蜡烛。她站在木床上举着蜡烛看清了窗外兰斯洛特的面孔。
“How did you end up here?”兰斯先发问了。
“他们又该死的往我头上浇水,为什么所有强盗都喜欢这么干?”
“噗……”兰斯看到梅林的表情后急忙咳了一声换成严肃的脸,“可是他们为什么认为你是莫嘉娜小姐?”
“我和莫嘉娜一起被抓了,我逃不掉就让她走了,这些人目的本是抓莫嘉娜,只好把我抓来充数,”梅林沉默了一下,“她也知道我的秘密了。”
“虽然我和她没什么接触,但是凭我从你和Elena口里了解的她,我觉得她也不会告发你的。”兰斯洛特安慰一般握了握梅林抓在铁窗栏杆上有些颤抖的手。
兰斯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梅林安心,整个人都随之温暖了起来。
“谢谢你,兰斯。”
兰斯洛特绅士地笑了笑,松开了她的手。正巧一整寒风吹来,梅林打了个冷颤。兰斯见状,重新握上了她的手,试图给予这微不足道的温暖。
“等到明早就好了,”他说,“那时候你就有魔法了对吧?”
“是啊!看我到时候不揍扁他们!”梅林用鼻子哼了一下出了出气,“和我一起走吧,这些疯子不配你为他们舞剑。”
“好。”他的眼神柔情似水。
那空气中砰砰砰的声音,不知是谁的心跳。



Chapter 4


亚瑟醒来已是饷午了。

“Percival,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他怒目瞪着坐在一旁啃着野果的帕西。

“我……殿下您需要休息。”帕西有些委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亚瑟叫起床的。

“好了,”亚瑟也从地上抓了几个野果塞在嘴里,“该出发了。”他翻身跃上马。

--------------------------

梅林从梦中醒来,牢房里依旧漆黑一片。

“Merlin!”兰斯的声音又从铁窗传来。

梅林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兰斯之前拿了件他自己的衣服给梅林,现在,提前换好的男性衣服松垮得向下耷拉着,露出了她的肩膀,在黑色衬衫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白皙。

“Merlin...”兰斯偏过头去不看她。

“噢,抱歉兰斯,你怎么又来了?”梅林拉好衣服。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你怎么还是女孩子的样子?”

这一下梅林清醒了。她没有变成男孩,也就还是没有魔法。

“怎么会这样?我从来没有不变回去过!”她眼里只有惶恐。

“别急,想一下你变成男孩的必要条件都有什么。”

她静下心来,思寻着可能的原因。

“虽然每天都是自然变的,但是我觉得可能应该需要魔法。”梅林提出了一点。

“那么有可能他们给这个牢房施了什么咒语,让人不能使用魔法?”

“可是莫嘉娜又不会魔法,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会不会是所有牢房都施了这个咒语以防万一?”

“可是,我没感觉这里有巫师啊,这里都是一群喜欢用剑打打杀杀的人。”

“确实,我也不曾看见有人在这里用魔法。但是也不代表这里没有,你还在卡梅洛特当男仆呢。”

“还有一种可能,我没有见到清晨的阳光。”

兰斯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无论怎样,梅林,我们都要在明天把你从这里弄出去。这样吧,明天凌晨我会趁守卫睡着悄悄潜进来,这样出去以后你正好能变回男孩,万一我出不去你也能保护自己。”

“不行,兰斯洛特,我们要一起走,如果你没有一起出去,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那么就祈祷我们不会被抓住吧。”兰斯宠溺地笑了笑,离开了。

--------------------------------

亚瑟看了看手里的地图,下了马。

“如果我们从下面的洞穴穿过去,会比从山上绕过去节省至少一天时间。”

“And?”帕西知道如果这么简单亚瑟就不会先提出来了。

“洞穴里有蛮牙兽。”

“蛮牙兽?那是什么?”

“一种巨大的野兽,但是我知道一种方法应该能避开他们,”他说着拿起旁边地上的浆果糊在脸上,“他们没有眼睛,而这些浆果能误导他们的嗅觉。”

帕西瓦尔点了点头,也往脸上抹了一把,跟亚瑟进了洞穴。噢天!这浆果的味道真难闻。他皱了皱鼻子。



凌晨。

梅林听到了外面刀剑碰撞的声音,嘭地一声,地牢的铁门被打开了。

“梅林,快出来。”兰斯伸出一只手,梅林紧紧地握住了,跟着他跑出了牢房。

梅林看着一地东倒西歪的人,“你不是说偷偷潜进来吗?”

“这些都是催眠药的功力,我只撂倒了一个没喝酒的。”

他们跑出了地牢,但依旧在韩叶斯的领地上。

突然,一群深夜看完斗殴的人说笑着走了过来,兰斯急忙把梅林拉进两个方柱的空隙中躲避他们。

空隙十分狭小,穿着兰斯的衣服,梅林被兰斯洛特的味道包裹着,让她有些迷醉。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兰斯才把她从方柱间拉了出来,继续向外奔跑着。


警钟响了,是那个没喝酒的人。

人们醒了过来,韩叶斯怒火冲天,掐着一个人的脖子大喊着要把她活着绑回来。

兰斯放开了梅林的手。

“沿着这条路往外走,我在这里拖住他们。”

“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必须走了。”

“不!我不能留着你在这里为我送死。”

“I would die for you a hundred times over.”

梅林依旧摇着头,“趁我们说话这会儿能跑好远了!”她说着拽着兰斯就要走。

“没用的,走不掉的,还有很远。我必须留下来耽误他们的时间,你走吧,”他把梅林拉住,双手抚着她的脸,“live for me,or everything that I am has been for nothing.”

两人的脸挨得很近很近,那一瞬间,大概是多巴胺的作用,荷尔蒙的迸发,梅林大脑一片空白,吻了上去。

泪,从眼角滑落。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实际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兰斯洛特松开了梅林,“没时间了,梅林,快跑吧,越远越好。”

梅林仍不想离开,然而已经有人的影子和火光印在了墙壁上,声音也越来越近。

“Run.”兰斯看了看远处墙壁上的影子。

“Run!”

梅林抹着眼泪,转头跑去,兰斯洛特看着她的背影,放心地拔出了剑,走向追来的人群。



亚瑟和帕西准备从城堡的高墙翻进去。

帕西年轻力壮,爬墙很快,在前面引路。

二人轻松地从一个窗口翻了进去,面前两个人举着剑看着他们。

“Hi.”亚瑟挥了挥手,然后一拳打倒了一个。

帕西顺手解决了另一个,用赞许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

兰斯洛特被绑了起来扔进了牢笼。

“在你死前,我保证会让体会到痛不欲生的感觉。”韩叶斯恶狠狠地抓着铁栏杆。

围观者嚎叫着。

“你对我做什么都行,我不在乎,因为你伤害不了梅林了。”兰斯脸上露出了笑容。

“Oh! Was that her name? A serving-girl,”韩叶斯已经知道了梅林并不是莫嘉娜,“with such a boyish name. Do you really think she's worth dying for?”

“You would never understand.”

“噢?”韩叶斯朝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洞穴上的门被拉开,梅林被绑着扔了进来。

“你以为她逃的掉吗?”

“不……”兰斯洛特瞪大着眼睛摇了摇头。

“You've failed her.”

Again. 兰斯的精神似乎有些崩溃。

周围的人继续欢呼着。

两人背靠背跪坐着,梅林身上宽松的衣服向下搭着。

“Such a beauty, what a waste.”韩叶斯直勾勾地盯着梅林,“Shall I spare them?”

围观的人们长啸着,“Kill!Kill!Kill!Kill!”

兰斯洛特从背后握住梅林的手,“I'm sorry.”

“No,it's not your fault.”

“谢谢你,梅林,赋予了我生命的意义,我也将死而无憾了。”

“No, no, you are saying goodbye, don't do that.”梅林说着,看向这屋子上面狭小的窗子,“It's about sun rise.”




她握着他的手,闭上了眼睛。

“放蛮牙兽!”韩叶斯大喊着。

梅林能感觉到那生物的逼近可她内心丝毫不惧。

刹那间,清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兰斯洛特从背后感觉到了梅林的变换,魔法在他体内回流。随着阳光,亚瑟和帕西也冲了进来,和那些围观的人们厮杀着。

等梅林再次睁开眼睛,他的眼眸散发着金光,金色的火焰从木条跳上房梁,亚瑟趁乱从栏杆翻入牢笼,一剑斩断了绑着二人的绳子,顺手扔给了兰斯洛特一把剑,把没有武器的梅林护在身后,帕西也来挥舞着剑驱赶着那蛮牙兽。

“What were you doing here, Lancelot?”亚瑟问道。

“Save Merlin, you?”

“Likewise.”他说着,一剑捅了上去,蛮牙兽一阵嚎叫着后退了几步。

四个人从洞穴中撤退,韩叶斯也追赶进来,试图阻止他们,却被梅林关上了洞穴的铁栅栏,把他和那蛮牙兽关在了一起。

韩叶斯或许从未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牢笼外的冷血动物们看着他和蛮牙兽,不放他出来,而是兴奋地喊叫着。

一声惨烈的叫声让梅林止步了一下,又继续向出口走去。


四个人从地道里跑了出来。

“Good to see you here, where are the knights?”兰斯问道。

“Just two of us. 这位是东部边境Godwyn爵士的儿子,Percival.”亚瑟介绍着,尽量不去看兰斯洛特搭在梅林肩上的手。

“Lancelot.”他朝男子点了点头,“所以你们是抗命出来的?”

“不能算是,我父亲在我来之前还不知道这件事,他们现在应该派人送信给他了。”他能想象到乌瑟知道这件事后又得骂自己一顿,说自己不应该为了一个仆人把莫嘉娜放在一边。

“所以你自愿来救我的?”梅林戏谑似的嘟着嘴挑了挑眉毛。

“得了吧,莫嘉娜求了我半天。”亚瑟看向一边,“你帮她逃脱了,我应该感谢你。”

“那是我应该做的。”梅林耸了耸肩,他觉得自己只是下意识的自救,顺带救了莫嘉娜,但他什么都没说。

帕西嗅到了一丝尴尬的气息,便决定不参与交谈,把注意力放到森林里的鸟上。

后来气氛就轻松了许多,亚瑟和梅林在前面斗嘴,兰斯一边听着,一边和旁边努力憋笑的帕西聊着天。四人逐渐熟络了起来。

天色渐晚,他们决定先生火扎营休息,第二日再启程。

四人围坐在火堆旁,喝着梅林煮的粥。

“那你准备之后去哪里呢,兰斯洛特?”帕西问道。

“和我们回卡梅洛特吧,”梅林微笑着,直直地看着兰斯的眼睛,他说话的语气异常的柔和,亚瑟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他看了看梅林,又看了看兰斯,“你觉得呢,亚瑟?”二人一起看向了他。

他当然懂梅林的意思,自己之前也想挽留住兰斯洛特当骑士。然而现在看着他们之间奇怪的气氛,他反而有些不想这么做了。虽然这样想,他还是点点头,继续喝粥。

兰斯洛特之前便有些怀疑,亚瑟飘忽的眼神和短暂的停顿更证明了他的猜想。

“我或许还不够格去当一名骑士吧。我还想再去周游,见见世面,练习练习。”

梅林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兰斯却不回应他的眼神,只是看着亚瑟。

“兰斯洛特,我还是坚持认为你已经足够成为一名很优秀的骑士了。不过我还是会选择尊重你的选择,一切等明天再讨论吧,”他说着站了起来,“天色晚了也该休息了,我去找些木柴来。”

“那我去守第一轮夜。”兰斯也站起来走到一边。

“我……”梅林刚开口。

“Merlin!去睡觉!”已经走远的亚瑟回头喊着。

梅林只好站起来走去溪边洗漱。

“I'll just sit here, then.”帕西歪了歪头,喝了口粥。


--------------------------


清晨。

“I'm gonna leave now.”兰斯洛特对正在守夜的帕西说。

“Why?Don't you wanna say goodbye to them?”他转头看了看熟睡的二人。

“I won't stand between them.”

“What?”

“No,nothing.”

“亚瑟肯定会很希望你成为骑士的。”

“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我怎能有资格成为骑士。”

“你可以回卡梅洛特训练啊!你们三个看上去是那么好的朋友,而且……”

“别说了,帕西,you won't understand.”

“Try me!”

“He likes him and he's happy. Although maybe he hasn't noticed yet.”

“好吧,我确实没懂,我也能看出你们有些不对劲。But I mean, I like Merlin, I like Arthur, I like you, too! Why do you have to leave?”

“One day you will know.”



上午。

梅林和亚瑟醒来时,帕西还在守着。

“兰斯洛特走了。”他说。

梅林低下了头。

“我也想去五大国周游,这一趟任务让我明白了许多,连兰斯洛特都认为自己不够优秀,我也更需要试炼了。殿下,请您帮我告诉我的父亲,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回来。”

“好,我一定转告令尊。”亚瑟握了握他的肩膀。

兰斯洛特去了西边,帕西瓦尔往北去了,两个此行去历险的人,有缘则自会相见。

亚瑟和梅林一同往东,回到了Godwyn爵士处。


----------------------------

亚瑟去找勋爵了,梅林便一个人转悠。在大门附近,他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梅林!你怎么在这?”面前的人顿了顿,“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这种坏小子。”

“Nice to see you, too, Will!”梅林冲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哈哈,前些阵子听说这里招人,我便来这里谋了份差事,使使剑当当守卫我还是会的。”

“Good for you!家里怎么样?我母亲如何?Freya呢?” Freya是梅林和威尔小时候在山林里救助的孤儿,胡妮丝收留了她,自此二人便将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

“至少我来之前她们都一切安好,不用担心。你呢?听说亚瑟王子要来巡视,我可没听说你也会跟来。在王子手下干活感觉怎么样?”

“哦天,”梅林翻了个白眼,“他人不错,就是对仆人太差了!天天指挥我干这个干那个……”

“可是我刚还听说他连夜去把你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救出来了?”Will扫视了一下周围,“说真的,你需要他救吗?”

“所以说他人还不错,不过我也确实不是那么需要他来救我?他的确帮上忙了,这一点不能否认。”他歪着头耸了耸肩,“不说我了,后来Freya在夜里控制的怎么样?没有被别人发现吧?”可怜的Freya,4岁时的德鲁伊女孩很难控制住自己的魔法,陌生男子朝她走来的时候,她大喊了一声将男子震到河里溺死,男子的母亲便给她下了在夜半变成怪兽的诅咒,终生不能摆脱。梅林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她第一天来到埃尔多时差点咬死了隔壁家的小男孩Bob,之后Bob一家就搬走了。

“她那个模样从小被我们驯养着,不会因为你走了一时半会儿就变回去的。”Will一直知道梅林和Freya的秘密,“不过你走之后,她确实偶尔控制不住会去叼马修大叔家的鸡,胡妮丝阿姨觉得每次买鸡去还也麻烦,就养了一窝。”

“真想找到解咒的方法帮她解脱。”梅林垂下了脑袋叹了口气。




很快就到了回程卡梅洛特的那天。

梅林安顿好亚瑟的马后,也为莫嘉娜牵来了马。

“Thank you, Morgana,”他边说边扶着莫嘉娜上马,“for everything.”

莫嘉娜莞尔一笑,将食指抵在自己唇上:“Shhhh...... Our little secret.”

梅林为莫嘉娜打理好了马匹,走回亚瑟身边的时候,被他拽了一下。

“This has to stop.”

“What?”

“我知道,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也许你对她没有什么抵抗力,但你要清楚你们的地位悬殊,这种感情是没有结果的。”

梅林挑着眉,附和地摇了摇头。

威尔走了过来,梅林看了眼亚瑟,后者点了点头。

他走过去,拥抱着威尔,下次再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兰斯洛特走前也不曾与他好好的道别,他在心里狠狠地埋怨了一下。

他朝威尔挥着手,走向了自己的马。是时候回程了,未来还有更多的事等待着这个年轻的小法师。



Chapter 5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那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串起了尼姆薇的一生。
她出生的那天,一条闪电横过天际,预示着一位强大女祭祀的诞生。
从小接受着顶级的魔法教育,这些对她来说都微不足道,她总是寻求着更高阶的魔法和巫术。
直到那天,她掌控了生死大权。
她站在众多女祭祀的顶端,俯视着茫茫众生。
风呼啸着,双足飞龙在她头顶盘旋,那一刻,她是强大的。
五大国中最强大的国王重用她,也派给她了一个秘密使命。
孕育新生。
小亚瑟呱呱坠地时,是她第一个抱起了他。
看着那粉扑扑的小脸,她仿佛看到了大不列颠更强盛的时代,他是新的希望。
然而一命换一命。
尼姆薇也是那时才知道,失去的只能是请求施法者最爱的人的生命。
就像梅林后来差点失去了母亲一样,乌瑟失去了他最挚爱的妻子。
乌瑟怒不可遏,认为魔法是邪恶的,将国土内的魔法生物赶尽杀绝,巫师通通给予火刑。
尽管如此,他也依旧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卡梅洛特也依旧是五大国最强盛的国家,其他国家便也一一效仿,魔法逐渐没有了容身之处。
尼姆薇跪在祭坛上,看着水中卡梅洛特的倒影,和自己姐妹们接受火刑的残酷影像,她发誓要让卡梅洛特付出代价。
那个叫梅林的年轻人引起她的注意还是她往卡梅洛特的水源放阿凡克的时候。
在看到他和亚瑟互相救助后,她有些动摇了。
是的,谁没有听说过大不列颠的时代呢?德鲁伊的歌谣传颂着,她的梦里也不时出现着那祥和的景象。
但是,乌瑟需要付出代价。
她复活了乌瑟的死敌,正是这导致了Excalibur的诞生和堕落。
她从德鲁伊人的口中听到了那个名字,Merlin.
Her doom. 
But also the hope of Albion.
她早就预料到了那道闪电。
她知道,只有自己,只有旧教的消亡,才能让新教延续。
她说着激进的话语刺激着梅林。
不然那个男孩下不了手吧。
他必须活下去,亚瑟也必须活下去。
用自己的生命换来新的时代,一切都符合着生命守恒的定理。
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带乌瑟一起走。
她原本深爱的男人。
从爱到恨的转变有时只需要那一个契机。
如果说,乌瑟是被他对魔法的恨蒙蔽了双眼,那她之前做的那些大概也是被她自己对乌瑟恨蒙蔽了双眼。
如今她偿还了,对卡梅洛特,对亚瑟,对梅林那个孩子做的一切。
随着一道闪电。
消逝了。

----------------------------
梅林从梦中醒来,他已经来卡梅洛特一年多了。
由于他从来不去避讳看人死亡的场面,他掌控生死劈死尼姆薇的情景总是记忆犹新。
他不后悔杀了她,为了保护他所爱的人。
前些日子和塞亘的战斗还让他有些疲惫,他打了个哈欠,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天刚蒙蒙亮,他又该去给亚瑟准备早餐了,听说今天骑士们要有个什么大会前训练,就是骑着马拿着长棍子戳来戳去的,梅林也不太懂。
他费了半天劲把亚瑟从床上拖了下来。
这个菜头真是越来越沉了。

亚瑟看着桌上的早餐:苹果和一小块奶酪。
“Where's the meat?”
“We need to keep you in good shape, my lord.”梅林站在门口说道。
“I AM NOT FAT!!”亚瑟吼着,将苹果扔向梅林。
梅林转身躲了出去,现在好了,他只剩一块奶酪了。
他气呼呼地吃完了奶酪,在梅林替他更衣穿盔甲时狠狠地抓了一把梅林的头发。
“Ouch!”

--------------------
“Why did you withdraw??”亚瑟将长矛扔到地上,质问着Leon骑士,“刚才那么好的时机,你本来可以把我打下马的!”
“我只是怕我会伤到你,殿下。”
“你刚占了上风,你不该犹豫的!”
“如果我面对的是其他人,我一定毫不犹豫。But you are the future king, my lord.”
“去年你我在竞技场上相见,你是不是也是故意让我赢的?”
“No,my lord.”莱昂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是谁不重要!”亚瑟对着其余的人喊着,“我不希望从你们任何人那里获得任何特殊的待遇!Is that understood?”
--------------------
“我该怎么在对手都不尽全力的时候证明自己!”亚瑟回屋后生气地把头盔脱下来扔在桌子上。
“那不会经常发生的。”梅林说着,还在想着盖乌斯和他说的水蛭罐子。
“所以就是有时会发生了?”
“不不,完全不会发生!”
“看!你现在也这样了!只拣我想听的说!”
“嗯……”梅林在想如何快速地解决完这些盔甲,他抬头看见亚瑟的表情不太对,急忙改口,“No... eh... What was the question?”
“唉,那刚好证明了我一直被特殊对待。我也想当个普通人。”
“真的吗?你什么时候想换换身份就告诉我啊。”梅林艰难地抱起了地上的盔甲。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亚瑟嘀咕着。

-----------------------
“Arthur!Prince, I mean, my lord.”亚瑟走进Elena的屋子时,她刚把一个鸡腿塞到嘴里。
“Elena,你能让我住在你这里实在是太好了。”
伊莲娜对她笑了笑,没有出声,亚瑟往屋里走去。
“I can't believe you drag me into this, Merlin.”她对梅林哼了一下,打了个嗝,走到一边去准备食物。
梅林走到亚瑟身边,等来的却是第二个抱怨:“你不会真的让我住在这里吧?”
“你需要掩人耳目!我们可以信任Elena!”梅林故意提高了一点声音,“没有舒适的大床和枕头您能睡好吗?”
“没关系的。”亚瑟只好这么回答,“在竞技场上替我露脸的人找好了吗?”
“找好了,是个农民,没人会认识他。”
梅林和伊莲娜帮那农民穿好了锁子甲,可怜的人差点没被这重量压的倒了下去。
亚瑟开始告诉他怎样才能更像一个骑士,伊莲娜在一旁打着哈欠,手里做着些什么。
等农民终于开窍了一点,有了些骑士的气概,Elena随手把手中的东西扔给了他,“把这个别在腿上,到时候可以防止你掉下马。”她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亚瑟好奇地看了看那圆形的精致玩意儿。
---------------
晚些时候。
亚瑟吃完了饭,“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他说着坐在了Elena的床上,“这是我的床吗?”
Elena边拖着地边回答:“不是,那是我的床,不过你是王子,你就睡那吧,我可以睡那边。”她指了指一个帘子后面。
亚瑟知道Elena一向大大咧咧,说话不太有分寸,但他听了这句话还是皱了皱眉。
“你应该睡你的床,我可以睡那里。”
“你就睡这吧,不然更麻烦。”她有些不耐烦地说着,把拖把扔到一边,走到帘子后边。看着一大堆麻袋,伊莲娜可不想大晚上的去给这个娇生惯养的王子准备床垫。



亚瑟果然在第一天大获全胜,进入了第二天的比赛。而那个叫威廉的农民也很配合地从来没有从马上摔下来,多亏了伊莲娜给他的那个装置可以让他在马上重心下移。
亚瑟回到伊莲娜那里时,她正叼着一块面包做着一个裙子。
“My lord!”她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句,把手往裙子上擦了擦,走过去将做好的饭菜端来放在餐桌上。
亚瑟朝她感激地点了点头,伊莲娜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她也撇出了一个笑容,继续回到刚才的地方捣鼓着那个裙子。
那裙子是莫嘉娜的,亚瑟认出来了,尽管她几乎每天都换裙子,但是这件是她最喜欢的那件。
“你在做什么?”亚瑟有些好奇。
“改进莫嘉娜小姐的裙子。”伊莲娜已经吃完了面包,将手上的针线叼在嘴里,从旁边拿来了剪刀,“好了,完成了。”
她说着,猛力一扯刚刚缝上的白色布条,一把匕首从束胸处射出,直直地扎在了天花板上。
亚瑟一惊,“你做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给莫嘉娜小姐防身了,”她站在桌上把匕首拔了出来,一层灰落到了地上,“她哪有你们这群骑士那么肥硕。”
“肥硕?”亚瑟提起了个声调,这姑娘是除了梅林以外唯一一个敢说他胖的人。
“强壮,殿下。”她眼珠一转,朝亚瑟低了下头,继续捣鼓那个裙子。
亚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可不能像砸梅林那样用杯子砸这个女孩,毕竟这是个女孩。他站起来,走过去观察了一下那个裙子。
“这个机关怎么做的?”
“很简单,就像弹弓那样。”伊莲娜轻描淡写地说着,把裙子放到了一边。
“你介意,稍微解释一下吗?”亚瑟眯起眼睛看着她。
“把匕首放在胸前的球形装饰物中,不会降低衣服的舒适度,在刀把处用皮筋拴住,就像弹弓那样,你知道吧?把布条绑在皮筋上,从衣服的拉链处伸出,在装饰物侧边装上刀片,只要拉动布条,刀片割破布条,匕首就弹出去了。”她的手在裙子的几个部位轻轻地点了几下。
亚瑟听得七窍通了六窍,又不好意思再询问,只好转移了话题,“这样不会误伤吗?这个布条看起来挺容易拉断的。”
“那也没有办法,”她看向他,“上次就因为我制作的保守,莫嘉娜小姐没能及时自保,差点就被抓走了。”
她的眼神和声音带着一些自责,亚瑟却因此更加愧疚了起来,本来他应该肩负着保护莫嘉娜的重任,却由于他的疏忽,让这个女孩自责起来,从而花费了更多时间来研究这些东西,他看了看桌上那些奇形怪状的器械。这个年龄的女孩,工作结束后本应是去休息娱乐,买首饰买衣服的啊。
“很晚了。Good night, my lord.”伊莲娜移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走向布帘后面。
“Good night,Elena.”



一起相处的第二晚让亚瑟越发地想要保护这个聪明的女孩。
尽管她有时候也像梅林一样喜欢和他斗嘴,直言不讳,但是她偶尔黯淡下来的眼神,也让人不禁去遐想女孩身上经历过的事情。她有她的秘密,亚瑟不去追问,却被这神秘感吸引着。他不禁想到了梅林偶尔的沉默不语,但梅林这个傻瓜,肯定只是因为被自己揪了脑袋或者被盖乌斯说了一顿而心情不好吧。
他就要去第三天的比赛了,伊莲娜拿起了一个白布条系在了亚瑟的手腕。
她揉了揉眼睛,把手在自己的裙子上擦了擦。
“希望这个能带给你好运。”
“不会弹出什么机关吗?”亚瑟扯了扯布条,布条散落在手中,他的胳膊上多了一行字。
Good luck.
秀气的字体印在他强壮的手臂上,有些违和却毫不突兀。
面前的女孩对他傻傻地笑着,亚瑟感觉心里柔软的一处被触碰了。他缓缓地将脸贴近女孩,她的笑容逐渐凝固了,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那眼神和梅林受到惊吓的样子一模一样。
想到这,亚瑟一愣,急忙把梅林从脑子里赶了出去,但也不想再继续了。
“Sorry,Elena.”他后退了几步,给了她一个微笑,“Thank you.”走出了门。



在最后击败了骑士莱昂后,亚瑟赢得了竞技赛的冠军。
他摘下头盔的那一刹那,乌瑟惊得从座位站了起来,人群中有了一阵短暂的寂静,随即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他示意人群安静下来。
“殿下,我为这一次的伪装表示歉意。”他朝乌瑟低了下头,后者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前些日子和莱昂骑士的训练中,我发觉骑士们有时和我比赛或决斗的时候并没有用尽全力,只是因为我是卡梅洛特的王子。我本意是通过这次竞技赛,来证明给你们,也证明给我自己,我拥有作为王子带领骑士的资格和能力。但是这段时间我又明白了许多,”他说着看向了坐在观众席的Elena,“我更想通过这次证明,我是谁并不重要,众生平等,王子也与你们一样,都是人,都有着自己的情感,”他不自觉地看向在一旁将手交叉在胸前看着他的梅林,“每一个人都很重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闪光点,我想,正是因为这样,因为每一个人的努力和配合,我们的国王殿下便能带领我们创建一个如此美好,强盛的卡梅洛特!”
乌瑟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带头鼓起了掌,观众席也掌声雷动。
轻风抚过亚瑟的金发,像耀眼的太阳。
“You asked me why I kept following him,”梅林拍了拍身边的威廉,“that's why.”




-------------------------------


“今天刚选拔上来的骑士实在是素质太差了!”亚瑟向梅林抱怨着,“你真该看看他作为一个骑士是怎么对Elena的!”

“所有敢怎么对Elena的人都惹上大麻烦咯。”梅林撇了撇嘴,尤其重读了Elena这三个音。

“你在瞎说什么呢,梅林?”

“真希望兰斯洛特当时和我们回来了,他可比这些骑士强多了。”

亚瑟像是心里被什么堵了一下,“确实。”

“你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不找个时间和她约会呢?”梅林的语气漫不经心,“明天你的行程正好空着。”

“Merlin...”

“No, no, I'm serious.”梅林打断了他的话。

“你觉得……这样好吗?”亚瑟把目光转向他,“你希望我这么做吗?”

“当然,就像你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你也有追寻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我相信她对你也有些感觉。”梅林这几天和他说话的时候,一直不正视他的眼睛。

“梅林,你这几天怎么了?”亚瑟抓住梅林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

“没什么,”梅林终于直视着他,灰蓝色的眼睛好像没有一丝波澜,“我只是在为你的幸福着想,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你们准备准备食物,然后给她带个话。”他微笑了起来,让亚瑟放松了许多。

“或许那也不是个坏主意。”



第二天,梅林起了个大早,敲响了伊莲娜的门。

“你看上去很可爱。”他说着,带她去了约定好的森林里。

亚瑟正在对着河水的倒影梳理着自己的金毛,梅林咳嗽了一声,吓得他差点摔到了河里。

“你们来了,”他转过身,“Elena,你今天看上去很漂亮。”

伊莲娜对他笑了笑,不合时宜地挠了挠头顶的头发,梅林之前给她梳了半天的头一下又乱了回去。她尴尬地看了看梅林,让梅林也不忍心去责怪这个可爱的女孩。两个金发的人站在一起,看上去无比的般配。

伊莲娜是他来到卡梅洛特的第二个朋友,就这么看着他们也好,两情相悦,他作为两人的朋友也应该祝福他们啊,为什么鼻子有些酸酸的呢。

他走到一棵树旁坐了下来。

“梅林,你不来吗?我们要先去骑马的。”亚瑟问道。

“我就不去了,先把食物准备好,等你们回来就可以开始野餐了。”他说着,打开布包。

“谢谢你,梅林。”Elena对他天真地笑着,使劲拽了一下身上有些紧的裙子。

亚瑟下意识躲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什么暗器出现。

“我来扶你上马吧。”他说。

“Oh come on, 这点事我还是会做的。”她避开亚瑟的手,翻身上马骑跑了。

亚瑟和梅林对视了一下,也急忙上马追了过去。


Elena是先回来的,亚瑟也回来将马拴在溪边。

“That was impressive.”亚瑟说道,“And I'm not easily impressed.”

“Well, neither am I, and I wasn't.”伊莲娜大笑着,拿手臂撞了下亚瑟。

尽管他早就知道伊莲娜的习性,他还是忍不住撇了撇嘴。

伊莲娜见状,收敛了起来,瞄了一眼旁边的梅林,发现他在偷笑。

只能靠自己了,“我小时候很喜欢跟着莫嘉娜小姐在森林中骑马,”她试图转移话题,“虽然没那么多这样的机会。我父母应该是优秀的骑手吧,我从没见过他们。”

“我也从没见过我母亲,这让我时常想我是不是很像她,我觉得我并不是完全像我的父亲。”

“哈!确实不。”她停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其实你能打败我的真正原因,是我刚才在路途驻足赏花来着。”亚瑟从身后拿出一朵花,放在伊莲娜的手中。

“谢谢你!”她说着使劲地闻了一下花朵,然后对着亚瑟打了个喷嚏。

梅林在一旁已经快笑傻了,终于忍不住走过来说:“亚瑟,野餐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

亚瑟对救场的梅林露出一个夸张的微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领着伊莲娜走到野餐那里。

梅林在旁边轻声对伊莲娜喊着:“没事的,不要太紧张了。”她转头对他咧着嘴点了点头。

等二人坐下后,气氛就轻松了一些,两人谈论着莫嘉娜是怎么强势却又柔和,亚瑟也偶尔向她吐露着自己对母亲的怀念,等二人反应过来,脸已经凑的很近了。

梅林往河水里掷着石子。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丛林深处传来,先出现的是莫嘉娜。

“Arthur?!”她奇怪地看着亚瑟和自己的女仆的姿势,突然她转头就要往别处跑,想引开身后的人,然而已经晚了。

乌瑟在马上看见了自己的儿子。




亚瑟被传唤到了见客室。

“Father……”

他刚一开口乌瑟就大笑了起来,笑得他莫名其妙。

“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乌瑟拍着儿子的背,“而且我今天得知五大国国王之一,King Paulson遗失多年的女儿找到了,正是Elena.”

亚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父亲,Paulson国王今年25岁。”

“是的,我也很惊讶,但这是事实,正好你们也互相喜欢,你们二人的结合能让我们的国家更加强盛。”

“Elena十八岁!”

乌瑟无视了他,“很快,我便会为你们二人筹备婚礼,这也能让我们两国亲上加亲。”

“出于政治而不是爱情的婚姻我不能接受。”

“你不是喜欢她吗?”

“我……”亚瑟此刻回忆起的却只有梅林坐在树下强装云淡风轻的表情。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起这个,但是他只能对自己承认,梅林的观点对他来说是有点重要的,毕竟他是他的朋友。不,并没有。

“你们必须要结婚,”乌瑟说着,戒指上的宝石闪着诡异的蓝光,“两个强大国家的结合,”亚瑟听出了一些异样,似乎有什么混进了父亲的声音,“卡梅洛特和希德的结合,”乌瑟整个人颤抖了起来,声音已经彻底变了样,“will give us gold, glory, everything. We goblins, will have everything !!!”他最后朝天吼叫着,被亚瑟一棍子打的晕了过去。

这不是他父亲,该死的,这是被附体了吗?亚瑟把父亲送到了盖乌斯那里,并把自己所见的一切告诉了他。

“精灵是一种十分机灵的生物,他们可以附在人体内。”盖乌斯翻着书说道。

“机灵?我可不觉得提前把自己的计谋说出来的生物很机灵。而且希德是什么,另一个国家吗?Elena是从那里来的?”

“希德族是一种古老的魔法生物,极具智慧,他们生活在阿瓦隆湖旁,大概是这种模样。”盖乌斯说着,指了指书上一种带着翅膀尖嘴猴腮的生物。

“她长得和这些生物不怎么像。”亚瑟点了点头。

“书上说,如果多数精灵被迫附在同一个人体内可能会不受控制,也就是发生刚才您所看见的现象,他们叫这是精灵的反刍。”他翻着书页,“通常多个精灵不能直接附到人体上,而是通过一种介质。”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那戒指的蓝光突然一闪。

“噢!戒指!”盖乌斯解下了那个戒指放在一旁,乌瑟的气息明显缓和了许多。

“好的,那我先走了,我父亲如果醒了,请务必通知我。”

盖乌斯朝他点了点头,在亚瑟走出屋后,拿起戒指舔了一下。

他还没有读到下一行,上面写着,“精灵会通过人体对介质的触碰而扩散。”


----------------------------------

夜半。

盖乌斯独自跑到了树林里。梅林醒了,偷偷跟上了他。

“Goblin!”一个老妇人喊住盖乌斯。

“Grunhilda...”

“你们两个今天差点坏了我们的好事!族长找到你们是因为你们忍耐力极强,等到时间到了再分散到一个有用的人身上,你们却把你那愚蠢的计谋透露了出去!只想着金子,这些愚蠢的东西……”

“对不起……那乌瑟潘德拉贡的意念过于强大,我们俩差点被他排斥出去,不过现在分散开就好了许多。”

“国王和药师,也好,正是两个有话语权的人。王子和Elena必须尽早成婚。”

“我能询问为什么吗?”

“Elena的体内附着一个希德,”她看了看周围,“二十年前我们族长就听说过一个预言,亚瑟王子将会和他一个极其亲近的仆人成婚,那时他身边唯一可能亲近的仆人只有莫嘉娜小姐的女仆,我们就在她体内植入了希德……”

“但是女仆随时都会被换走啊?”

“该死的精灵!居然敢打断我说话!是不是不想要金子了!”

“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给予了她一定程度的智力,让她能够受到莫嘉娜小姐的偏爱。等到她和亚瑟成婚,体内的希德便能掌控身体,乌瑟被你们控制,伊莲娜便能作为未来的皇后掌控整个卡梅洛特。”

“那亚瑟呢?不如让我去附上他的身体?”

“不行!”Grunhilda厉声制止,如果这些精灵掌握了太多权利就不好了,“我们需要亚瑟那个人类,人们爱戴他,而Elena作为妻子便可左右他的选择。”

“为什么要选择现在呢?”

“亚瑟已经展现出对Elena的好感了!难道还不明显吗?”

躲在远处的梅林心里咯噔一下,又调整好心情,这下盖乌斯被附体,他只能自己去寻找方法把盖乌斯体内的精灵逼出来了。

前面二人的会面结束了,盖乌斯匆匆往回赶,梅林却转身往地牢走去。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小法师。”

“那你一定知道我要问什么了?”

“希德族不能混入卡梅洛特的血液。”

“但是他们已经让精灵进入了乌瑟和盖乌斯的身体,我该怎么才能把那些精灵逼出来呢?”

“被附体者意识是清醒的,只是不能控制身体。”老龙顿了顿,“灵活地运用希德族的力量,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他说着,展翅飞向了高处。

“Right. Thanks. More riddles.”梅林愤愤地离开了。


-----------------------------

第二天,国王醒了。

他找到亚瑟说明了前些日子自己确实被精灵附体,直到戒指的摘下让他恢复了自由。他说精灵做的一切就是想刺激亚瑟,让他对Elena保有戒心,从而拆散他们。乌瑟说,他能理解亚瑟对Elena的喜爱,就算她只是个卑贱的女仆,他作为父亲也一定会支持他们。

这一番话让亚瑟十分感动,没想到父亲会如此通情达理,他总以为父亲会顾及国家颜面从而禁止他和女仆的任何进一步交往。

“你们可以在明日成婚。”

“Father?!就算我有些喜欢她,但那喜欢也没有进化成爱,这也未必太快了吧?”

“这是命令,亚瑟,我命令你得到幸福!快去下令让仆人们准备吧,在我改变主意要把她驱逐出境之前。”

“Yes, father.”亚瑟有些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地点了下头。

-------------------------

梅林在盖乌斯的书籍里疯狂地翻找着和希德族有关的信息。他早些时候已经尝试过对熟睡的盖乌斯施吸魂咒,吸收除了个体自带以外的一切魂魄,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盖乌斯醒来后还是为乌瑟做了他摆脱精灵控制的伪证。

运用希德族的力量……难道是找Elena?但是那个女孩丝毫不知道自己体内住了个希德,她又该怎么帮忙呢?

等等,希德族的力量?

梅林冲回自己的房间翻出了那根从索菲娅的父亲那里拿来的魔杖。

嘭地一声,门被打开了。

盖乌斯拿着酒罐子醉醺醺地走回来,摇了两下,倒在了床上。

梅林偏了偏头,that's easy.

他拿着魔杖指着睡得不省人事的盖乌斯,再次念出了那吸魂咒。

一股蓝色的气流被从盖乌斯身体中抽了起来,缓缓吸入魔杖。

正在快要全部吸收入魔杖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冲了进来,梅林吓得扔掉了手里的魔杖,让它滚到了盖乌斯床下。

“Elena!你怎么来了?”还好她进来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外面有没有人,没有看到梅林扔魔杖的画面。

“我……”她刚开口就露出了惊恐的面孔,“梅林!床底下那是什么?”

梅林还以为魔杖被发现了,转头发现,一个有些发绿的小东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该死!”他急忙冲去抓住那生物,精灵在他手臂中挣扎着,疯狂踹着他的脸。

“Elena!能帮帮忙吗?”他看了眼门口呆若木鸡的女孩。

“噢,噢,好,这个能用吗?”她冲去抓起了桌上的戒指。

“Elena,别!”

梅林看向她的时候,她已经拿起戒指戴在了手指上。

她把戒指上的宝石对准了那个精灵,精灵化作一阵蓝色的气体被吸入了戒指内。

“这还真好用,哈?这东西是怎么回事?”Elena高兴地看着手上的戒指。

还好,还是原来的Elena.

“等一下,这不会是魔法吧?”她又一惊喊,然后又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梅林!你看到了吗?我会魔法啦!”她的眼神充斥着喜悦。

“Emmmm……”梅林奇怪地微笑了一下,“我们一会儿可能还需要你帮忙,乌瑟也被这该死的精灵附体了。”

“啊?刚那个是精灵吗?”Elena变成了惊讶状,“怎么那么丑?我以为他们都是有翅膀的?”

“很遗憾,看来他们就长那个样子。”

盖乌斯从床上坐了起来。

“哦天,我的头好晕。”

“那是因为你今天待了一上午酒馆!”

“我知道!你以为我想吗?”盖乌斯突然抬头,“我不被控制了?谢谢你,梅林。”

“嗯……准确来说伊莲娜也有些功劳。”

梅林走到一边,老人看到了门口带着戒指的伊莲娜。果然希德不会允许精灵和自己附在同一个身体内。

“伊莲娜,那个戒指你千万收好,不能让任何人碰到。”

“我当然会收好了,怪不得我从小那么爱吃蟾蜍,原来我是个魔法师!”她突然愣了一下,“你们不会让国王把我抓走吧?”

“Eh...No.”梅林摇了摇头,“话说你今天突然来是怎么了?”

“噢对,我差点忘了!他们要我明天就和亚瑟结婚!可是我还没有那么喜欢他啊,那可是亚瑟!你知道的,梅林。”

“也是,谁会想和那个自大的菜头结婚呢……”梅林撇了撇嘴。

“但是是国王下的令,他说我如果不配合这么做就要把我驱逐出境。”

“他被精灵附体了,我们得赶紧去把那精灵弄出来。”梅林说着就要往外走。

“Merlin!”盖乌斯叫住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他随时都是有意识的,你不能在他面前使用魔法!”他说着看了看Elena,“她也不行。”

“那该怎么办呢?”

“去找个铅制桶子来,那个能困住精灵。我们只能用毒药把它逼出来了,希望乌瑟不要怪罪。只要他恢复过来,就会取消二人的婚礼,我们也会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把Elena体内的希德吸出来的方法了。”

梅林点了点头,他感觉很安心,大概是因为总是学识渊博的盖乌斯回来了。



梅林找来了个铅制桶,让Elena把戒指放进去。

“可是那样我就没有魔法了!”

“伊莲娜,魔法在卡梅洛特是禁止的,你忘了吗?”盖乌斯厉声说道。

“Okay, but that was fun...”她恋恋不舍地把戒指扔了进去。

盖乌斯挑了瓶毒药和解药,将毒药混进了饭菜和水果,让伊莲娜给乌瑟端去。

乌瑟吃了一口草莓,突然感觉嗓子有些不适,抬起头一脸诧异地看着伊莲娜。

盖乌斯和梅林也进来了。

“从他的身体里出来。”

“你……你们居然毒害国王!来……来人!”然而他声音却越来越小,门外并没有人听见。

“从国王的体内出来,不然你就得和他一起死。”沉稳的声音是盖乌斯的。

“这可是国王,你们……这是重罪……我要是死了他也会和我一起死!”

“我们知道啊,”伊莲娜在旁边叨咕,“这精灵不会是个傻子吧?”

“你……”乌瑟的表情开始变得奇怪,一个光球从他嘴里窜了出来,他无力地倒在了桌子上。

盖乌斯见状急忙拿解药给国王,剩余的二人到处扑着那精灵,最终梅林将他一口含在嘴里,吐进了铅罐,盖上盖子。

乌瑟吃了解药恢复了过来,对面前的三人点了点头。

“魔法再一次攻击了卡梅洛特的心脏,我得感谢你们的聪明和机智让我摆脱了那个魔法生物的束缚。”

“盖乌斯,梅林,你们再次证明了你们是卡梅洛特最忠实的仆人,而你,伊莲娜公主,”他转向她,“我相信你可以成为亚瑟的好王后。”

“什么?!”伊莲娜惊讶地喊出了声。其余二人也瞪大了眼睛,盖乌斯的大小眼都分别大了一圈。

“关于那个精灵说的,你确实是Paulson家族的人,只是不是国王的女儿,而是妹妹。你年幼时就被一个老妇人掳走,”梅林和盖乌斯听到这对视了一下,“昨天你在森林里和亚瑟约会时,因为慌张落下了一个东西。”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指环。

“那是Grunhilda说母亲留给我的!我就说丢到哪里了……”

“这是Paulson国王母亲的遗物,他和他的妹妹一人一只,我便认出来了你。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你跟随莫嘉娜卡梅洛特和亚瑟互相产生了好感,明日Paulson国王也会来参加你们二人的婚礼。我相信那会使我们两国更加亲近和强盛。”

Elena还想反驳,却被盖乌斯拉了一下。

“Elena小姐,我们该去为你准备婚礼了。”他说。

乌瑟点了点头,“去吧。”



盖乌斯和梅林匆匆去寻找除掉体内希德的方法了。天知道这个Grunhilda是怎么把一个天生的公主培养成一个女仆的,因为一个该死的预言这女孩多受了多少苦?希德族真是做好了两手准备,无论精灵起不起作用,他们的计谋都能得以继续。


Elena垂着头走向了莫嘉娜的房间。

“抱歉,my lady,我这两天都没来……”

“不不,你完全不需要那样叫我了,Elena小姐,你是一个公主啊。”莫嘉娜对她微笑着,示意她来与自己并肩坐在床上。

“我……”

“Uther先和我说了这件事,等你和亚瑟成婚以后,we will be like sisters.”

“噢对,国王他昨天被精灵附体了。”莫嘉娜的心提了一下,但随着伊莲娜后面的话放了下来,“看上去是后来回房休息时被带上了那个魔法戒指。不过梅林,盖乌斯还有我一起帮他把体内的精灵驱逐出来了,没想到还是得和亚瑟结婚,”她挠了挠脸,“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我才18岁啊。”

“你不喜欢亚瑟吗?”莫嘉娜问道。

“Yeah, I mean, who doesn't?”她说着低下了头,没看见莫嘉娜脸上的苦笑,“But that's not love. At least not enough for marriage.”

“联姻这种事情,是为了国家。至少你们之间还有一点互相喜欢,不是第一次相见就被迫结婚,有时候已经足够了。”莫嘉娜把右手轻轻地搭在Elena离自己远的那一边肩膀上拍了拍,就像平常自己不开心时Elena做的那样,虽然这样可能有些不雅观,不是一个公主该有的样子,但是这里又没有别人。

Elena见状用双手环着莫嘉娜,把侧脸贴在她的腰上。莫嘉娜愣了一下,只好用右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我会想念这些年天天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的。”Elena说着还蹭了蹭。

“等你成婚了,住在卡梅洛特,我们也依旧天天能见面呀。对了,你还没去看你的房间吧?”她站起来将Elena也从床上拉了起来。



亚瑟站在窗前,他刚听父亲说了Elena是位货真价实的公主,他也明白这次联姻能使两个国家关系更为密切。但他还是不太懂自己对Elena的情感。

今天,他少有的没喊来梅林。


夜晚,精灵没有出来和Grunhilda见面,她便清楚事情有所败露。尽管族长安排的万无一失,她还是决定潜入卡梅洛特看看。

一股熟悉的味道让她感觉大事不好,这气味引她来到了一间屋子,里面,一老一少正高兴地看着一瓶药水。

就是那药水!她化作希德的体型从门缝中飞了进去。

梅林一下就注意到了那发着蓝光的飞行物,冲回屋拿起了希德族的魔杖。

两人大战了一场,盖乌斯在桌下躲避着射来射去的蓝光。屋里充斥着玻璃的碎裂声,液体的流淌声和木质品的倒塌声,盖乌斯感觉房子都要塌了。

最终,随着一声细小的尖叫,Grunhilda灰飞烟灭。

盖乌斯从桌子下爬了出来,桌子上一片狼藉,制好的药水淌了一地。

“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了。”



早上,在二人给Elena灌下药水,处理完希德之后,梅林为亚瑟拿去了礼仪佩剑。

“你能和喜欢的人结婚了,”他说,“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我也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欢她。至少无论我对她什么感觉,这强制的婚礼都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

“那为什么不和你父亲谈谈呢?”

“我谈过了,梅林。你大概永远都不知道这种命中注定的感觉,永远无法逃脱自己的命运。”

梅林听了,眉毛一挑,微笑着对他说:“命运是个很麻烦的事情。You feel trapped. Like your whole life has been planned out for you,and you've got no control over anything. 甚至你有时候会怀疑这种既定的命运到底是好是坏。”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见识了?”亚瑟微皱了下鼻子,接过佩剑。

“I read a book.”

“What does the book tell you? Should I marry her?”

梅林避开了他的眼睛,“我没资格对此发表看法,殿下。”

“我命令你回答我。”

“人们应该以爱情为前提结婚,不仅仅是国家利益,至于你对伊莲娜是不是爱,只有你自己清楚。一个快乐的国王才能造就强国,你是卡梅洛特未来的国王,你应该能做出自己的选择。”梅林说完,眼眶不知为何有些湿润。

话音刚落一会儿,通往礼堂的大门被打开了。



“What do you think?”Elena问自己的哥哥。

“Beautiful. 没有任何其他话语可以形容。”年轻人的眼里满是泪水,“我丢了你这么多年,如今终于找回来,却也不是自家的了。”

看着少女眼里就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他急忙用纸巾帮她擦掉,“不要哭,今天是你最该感到幸福的日子。日后,我也会经常来拜访的。”

她点点头,摆出一个有些辛酸的微笑,挽起了他的手臂,走向了礼堂。


等待Elena走过来是亚瑟感觉经历过的最长久的时光。梅林的话语一遍一遍在他脑海里回响。

面前女子经过精心的打扮,看上去美丽动人。

她看向他,眼神里不再有往日的俏皮和不成熟,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她了,整个人由内向外地改变了。

他牵起了她的手。

“Is it your wish, Arthur, to become one with this woman?”

“It is.”

“Is it your wish, Elena, to become one with this man?”

“It is.”

“今天,我们聚集此地,共同见证这对……”

“Wait.”亚瑟打断了他。

“亚瑟,你还有话要说吗?”

原本低着头的梅林看向了他。

乌瑟微微皱起了眉。

“有些话我早就想说,埋藏在心底却迟迟不敢开口。Elena,you are a wonderful woman,and a beautiful bride. But I can't deny my feelings.”

伊莲娜倒是微笑着,“The thing between us is not love. At least as I for you, is just admire and respect. God knows why you asked me out for a date.”礼堂中的人们窃窃私语。

“那是我仆人的主意。”亚瑟耸了耸肩。

“Oh, I like Merlin better.”

礼堂里哄堂大笑,盖乌斯也笑着拍了拍梅林。

“我们如今唐突地结婚,只是为了各尽自己的义务,”亚瑟换回了严肃的语气,“can you forgive me?”

“没有什么需要我原谅的,谢谢你,亚瑟。”她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哥哥,“我今天寻回了家人,也是时候与他们团聚一段时间了。”

乌瑟紧绷的脸松了下来,朝年轻的Paulson国王点了点头。


Elena一行人准备启程回往Gawant.

“I will miss you.”她紧紧握着Morgana的手。

“我也会想你的,等到有时间一定去Gawant看你。”

“我可以回来吗?”她看着他们。

“当然了,卡梅洛特就是你的第二个家,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亚瑟朝她点了点头。

她朝众人微微一笑,优雅地翻身上马。

一行人离开了卡梅洛特。

“其实她还挺不错的。”亚瑟撞了下梅林。

“Too late for that.”梅林偏了偏头,“Looks like you still need to put up with me a little longer.”

“Nah...就算我真的结了婚你也得一直当我的男仆。”

“Oh?Okay.”他嘴角上扬。



下文链接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