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吃all梅, all皇姐, 梅亚,10Rose,刀马,Jelsa,CA

©L
Powered by LOFTER

【AM/LM】那只灰背隼(The Merlin)12

前文链接


设定:梅林滚娘合体为梅子 试图不改变历史与命运达成HE   正剧向 会让梅林遇见一些不同的事做一些不同的决定 文笔渣请见谅……


Chapter 12

“Lancelot is your doom.”老妪接着说道。

Emrys听到这猛地抬起头,“这么说他没死?”

“你宁可他没死,卷土重来杀了你吗?”

“我只希望他能好好的,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或许还真比你多。”老妪将手中的权杖在地上点了点,周围的景象瞬间变成了一片森林。

Emrys的脑中似乎有这片森林,似乎又完全没有。

一只灰背隼站在枝头小憩,她知道那是自己却又想不起来之后发生了什么。

大概作为一只鸟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总有熊孩子想用弹弓弹你。

“嘿!你看那是什么?”

“好像只鸽子。”另一个孩子说。

“鸽子可不长那样!不如我们把它打下来看看吧!”第三个孩子嚷嚷道。

弹弓的响声惊醒了Emrys,然而为时已晚,她摔落在了地上。

“你说鸽子肉好吃吗?”第一个孩子朝她走来。

“我说了那不是鸽子!”第三个孩子愤愤地说,“不过可以带到我家煮煮尝尝。”

“不要碰它!”一个身上背着一把剑的男孩跑了过来,挡在她和那三个孩子之间。

“瞧瞧!这是那个没了爸妈的可怜虫!”

男孩转身蹲下把她捧在怀里,Emrys看着这场景,似乎能回忆起那个瘦弱却温暖的拥抱。

男孩刚想站起来,却被后面的孩子踹了一脚。

“把它还给我们!它是我们打下来的!”

男孩转过头,“它也是生命,你们不能煮了它!”有些倔强。

“我们村子好心收留你就不错了!你现在还来教育我们?”领头的女孩说着,又一脚踢到了他身上。

后面的两个孩子也跟了上来,想抢走他怀中的鸟儿。

男孩一急,单手抽出背后的剑指着他们。

三个孩子后退了一些,仍然不虚气势,“怎么?你还敢砍我们吗?”捡起石子朝他扔来。

其中一个胆大点的男孩子还从侧边过去想要抢他手中的剑。

男孩怀里的鸟扑腾了扑腾,变成了小女孩的样子,朝他们大喊:“Leave him alone!!”

比较近的两个孩子直接被震飞了出去,剩下的那个哭喊着:“鸽子成精啦呜哇哇……”拽起他的朋友们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小男孩愣了愣,松开环着她的手,“你…你是鸽子精吗?”

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出手,“I'm actually a merlin.”

“Hi, Merlin, my name is Lancelot.”男孩弯下腰在她的手上亲了一下。

仿佛一个定时炸弹,所有记忆都在Emrys的脑中爆炸开来。

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离开了那个村庄,互相照应着,她自己有时也跟着兰斯洛特练练剑。

篝火旁,兰斯洛特举着剑。

“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你愿意做我的骑士夫人吗?呃,不对,你有时候会变成男孩子,骑士配偶?”

小女孩在旁边咯咯地笑着。

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尼姆薇的到来。

她深知关于两个孩子的一切预言,抹去了兰斯洛特对梅林的记忆,却又不忍心让十岁的梅林承受失去挚友之痛,也修改了她的记忆,为她起名Emrys.

老妪的权杖再次触地,Emrys被扔回了现实,身边只有不省人事的梅林亚瑟和高汶,还有窝在祭台上的白猫。

“命运注定你在此找回自己的记忆。”老妪缓缓说道。

“为什么?让我更加痛苦吗?”

“这就取决于你自己了,Emrys.”老妪咧开嘴露出瘆人的笑。

“把他还给我!”Emrys朝她吼道,风吹得老妪的黑衣飘了飘,仍旧无法撼动她。

“你的魔法对我是不起作用的,Emrys. 我把守生死之门,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你能对我怎样呢。好好听听我对你的忠告吧,向莫嘉娜学学。”她说完便消失了。

“你不也曾为你对他的情感感到困惑吗?看来记忆能被抹去,感情就有点难了,”白猫跳下祭台,化成人形扶起了瘫在地上的Emrys,“往好里想想,老妪说他还会回来不是吗?”

---------------------------

那是场残酷无情的战争,血流成河,横尸遍野。亚瑟在前方挥剑杀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远处的梅林抬起了头,顺着梅林的眼神看去,山顶有一个老者,而那老者正盯着自己。

“Emrys!”莫嘉娜从梦中惊醒。

“My lady,”阿古温从门外进来,“我很抱歉,他们还是没有抓到亚瑟。”

Morgana随着他出门,只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梅林。

“你们只抓回了这个仆人?”她怒视着一旁的黑衣人。

“既然如此,我就帮您了结掉这个没用的仆人!”阿古温刚想拔出剑却被莫嘉娜挡下了。

“等等,”她说,“或许他对我有些用。”



梅林是被一桶水泼醒的,她双手被吊在屋顶,身上的伤口似乎愈合了些。

“Hello, Merlin.”

“What do you want?”

“不要这么生疏嘛,我们可还是好朋友的。”

梅林没有吱声。

“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Emrys是谁吗?”

梅林眼神闪躲了一下,“不知道。”

“我建议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这里所有刑罚都在等着你,总有一个能让你吐出真话。”

梅林思考了一番,“Why do you wanna find him?”

“So you do know him. The other part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What do I get if I tell you who he is?”

“You don't have a choice,”莫嘉娜轻笑了一声,”你总是没得选择不是吗?Tell me, or die.”

梅林低下头,”没记错的话,Emrys应该是个糊涂的老头,我在很久之前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她说起谎来自己都信。

然而这描述正好撞上了莫嘉娜的梦境,确实是个老人。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不知道。”

见莫嘉娜蹙眉思考,梅林开始观察起了这屋子,瓶瓶罐罐凌乱地堆在摇摇欲坠的架子上,她抬起头,满满的一桶水正放在头顶的柜子边,仔细研究了一番,若是吊着自己的绳子断了或者剧烈摇动,水就会自动泼到自己头上。窗外异常黑暗,看上去离天亮没几个时辰了。莫嘉娜则坐在烛光下描摹起梦中老者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莫嘉娜画好了画像,阳光也照进了阴暗的小屋。

莫嘉娜抬起头,拿着画像朝梅林走来。

“那个老人长这样吗?”

梅林仔细地端详着画像,不得不说他从未见过这个老者,“大概是的。”

莫嘉娜见他不肯定的语气愈发生气,用魔法掐住他的脖子,“你最好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

头顶的水桶晃了晃,稳住了。

“I don't want to hurt you, Morgana.”他知道自己一个眼神就能把她甩出十几米远。

“Nah,”莫嘉娜摇摇头,松开了手,“You've already killed me.”她说着,将梅林重重摔到了墙上,水桶应声倒下。

“About that,”她走上前去抚摸着梅林的脸,“why don't you go and kill Arthur too.”





“梅林不可能就这么失踪的。”

“我们已经搜寻了好几天了,殿下。”莱昂对梅林的失踪也表示很难过,但他们的小王子把用来巡逻的兵力派去搜寻梅林,加上国王身体虚弱,不少境外势力都对边远村庄虎视眈眈。

“我相信王国里还是有很多更好的仆人的。”阿古温在旁边说道。

“我父亲更需要那些好的仆人的照顾,”亚瑟摇摇头,“这些天确实动用了太多兵力,把那些骑士调回原来的位置,我明天自己去找找他。”

-------

没发现尸体就是好事,亚瑟告诉自己。

进屋的时候,他发现地板上干净地一尘不染,还有些许水渍,很明显有人刚擦了地。

一个男仆穿着和梅林搭配风格有些类似的衣服,双手背在身后,立正的姿势站在一旁。

“你是谁?”

“我是您的新男仆,殿下,地刚擦完,请您小心地滑。”

想起自己上次冲进梅林刚擦完地的房间,梅林一脸的不高兴,亚瑟准备在屋外等候片刻再进去。

高汶路过,正好看见屋里的男仆,“别告诉我你已经找好了梅林的替代品!”他生气地推了一把亚瑟,后者一脚踏进还没干的房间,脚底打滑摔到了地上。

男仆见状急忙冲过来扶起了亚瑟,“I'm so sorry, sire, please be careful.”说着清洗了刚被亚瑟弄脏的地方,擦完后又立正在一旁。

“You didn't choose this servant, did you?”

“你说呢?”亚瑟白了一眼高汶,转头看向男仆,“What's your name?”

“George, sire.”

“George, you're a really good servant, I believe my father could use your help.”

“Yes, sire.”男仆点了下头,离开了房间。

“我可不想梅林错过我一周后的生日会,他应该会很开心的。”

“我们能找到他的。”高汶锤了亚瑟一拳。

-------

第二天清晨,亚瑟一行人就开启了搜索。

草丛里怪异的声音让亚瑟警觉起来,刚举起剑便发现从里面钻出来的泥乎乎的梅林。

“Merlin!”他高兴地拥抱着来者,不禁在心里嘀咕其他的士兵是不是偷懒了,怎么自己一找就找到了。

回到宫殿已是正午了,亚瑟寻思着梅林经过这么多天应该要好好梳洗一番,就让乔治准备了自己的午餐,刚准备吃,门就被打开了。

“What is that!”面前的女生炸毛似的盯着自己的盘子。

“Merlin!我以为你要休息休息……”

“原来几天不在你就想换掉我!”说着夺门而出。

亚瑟追了出来却发现梅林已经不知窜到哪去了。

------

由于梅林把涂满乌头毒的食物扔在猪圈,导致可怜的老本森痛失爱猪,盖乌斯才发现了梅林不太对劲。

他趁梅林吃午饭时敲晕了她,取出了她脖子后面多头魔蛇的头。像泥鳅一样,盖乌斯嫌弃地踩了几脚,扔进了垃圾桶。

经过一个满足的午觉,梅林明显精神了不少,甚至给自己梳妆打扮了起来。

盖乌斯诧异地看着她,她倒是准备好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How are you feeling, Merlin?”

“Better than ever.”梅林把头发往前捋了捋。

多头魔蛇的头又长了出来。

-------

把准备好的毒药装在兜里,梅林走进了亚瑟的房间,却发现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

还没来得及脱衣服,亚瑟听到开门声,和乔治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Merlin!”他下意识就去捂下身,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裤子。

乔治并不在乎王子对奇怪的人有奇怪的偏好,比如把别的女孩当成梅林什么的,他只想做好本职工作。

“你是不是真的准备辞退我!”

“You're a girl, Merlin!”

见梅林又走出去作出要甩门的动作,亚瑟急忙跑出去拉住了她。

旁边路过的仆人有的在小声议论,被亚瑟盯了一眼,赶忙离开了。

“Merlin...”

“Actually, my girlish name is Guinevere.”说完,她便吻上了亚瑟。

亚瑟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有些手足无措,该扶着腰吗?不对,扶着她身后的柱子?也不太对……

亚瑟还没想好,梅林就松开他向后跑去,可是没跑两步就一头栽在了地上。

身旁聚集的仆人越来越多,亚瑟也没管那么多,上前把梅林翻过来才发现她手脚冰凉嘴唇发紫,赶紧送到盖乌斯那里。

盖乌斯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结果。

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梅林,“噢,她把唇贴贴反了。”

“唇贴?”

“殿下您先请回吧,不用着急。”

把亚瑟关在门外后,盖乌斯检验了唇贴上的毒药,把解药喂给了梅林。

真是个蠢孩子。

梅林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盖乌斯正好调好了安眠药。

“把这个喝了。”

这应该够她睡到明天早上了。



----------

唇贴贴反居然会导致晕厥?太可怕了。

亚瑟在回屋的路上若有所思,那女孩们每天岂不是冒着生命危险梳妆打扮,下次得让梅林小心点。

这小子,不会是爱上自己了吧,趁她是女孩占自己便宜?

吼吼,梅林呀梅林。

满脸乐呵呵的,亚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乔治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澡。

桂尼薇尔。亚瑟用手在泡泡中划出这几个字母。

没想到梅林还有这个名字。

----

刚换好衣服,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Sire.”站在门前的是舅舅阿古温。

“What is it, uncle?”

“我听说您今天当众和女孩接吻了?整个城堡都在讨论这件事。”

“噢,那只是个玩笑,不必当真。”

“实际上,关于这件事……我有个提议,您对与领国公主联姻有什么想法?”

“什么?”

“如今国王的身体越来越差,别国势力对我们虎视眈眈,联姻可以给我们带来盟友。再加上卡梅洛特和奈米斯一直对盖德瑞夫的领土主权争议不断,联姻能够给我们带来长期的和平。”

“舅舅,上次父亲就想让我与伊莲娜联姻,我当时已经说明了,我只想为爱结婚。盖德瑞夫的事情可以商议解决方案。”

“那殿下当前有心上人吗?”

亚瑟迟疑了一下,“目前还没有。”

“那何不见见公主米希安呢?我听说她艳色绝世,倾国倾城。”

“舅舅……”

没给亚瑟时间拒绝,阿古温换了种亲近的口吻,“亚瑟,你是我妹妹唯一的孩子,你应该知道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的未来着想,你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而联姻能给卡梅洛特带来无尽的好处,也能让你父亲开心一些,不是吗?”

亚瑟沉默了。

--------------------

第二天中午。

“My lady!”阿古温匆匆赶到莫嘉娜的木屋却发现那女孩正倒在树林里不省人事。

莫嘉娜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醒,只有昏厥的时候她才能好好睡一觉,其余的时间,梦里不是Emrys就是梅林牵着亚瑟的手坐在王位上,属于她的王位。连治愈手镯都不好使了。

“你醒了?my lady,发生了什么?”

一经提醒,记忆逐渐回到了莫嘉娜脑中,梅林那小子……

她果然不该轻敌,居然让梅林得逞了!莫嘉娜怒吼了一声,窗户被震了个粉碎。

风吹了进来,让阿古温打了个寒颤。

“你怎么来了?”莫嘉娜抬头看向身边的人。

“我给您带来了个好消息,亚瑟已经同意了和米希安公主联姻,您不用担心梅林了。”

刚提到梅林两个字,莫嘉娜的眼神又凶狠了起来,阿古温赶紧闭上了嘴。

他想关心她,却也知道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关心她。这样的女孩如何不让人心疼。

阿古温将煮好的热汤递给莫嘉娜,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便不强迫她。

“谢谢。”接过碗,莫嘉娜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下来,“乌瑟怎么样了?”

“还活着,如果你是这个意思。”

“呵,活不长了。”

“我们要做些什么了吗?”

“不用,乌瑟的仇家十只手都数不过来。”

-----------

刚走到熙熙攘攘的集市门口,梅林就从人群的议论中听到了亚瑟要和米希安公主联姻的事。

“Arthur?”他飞一般地跑回了城堡。

“梅林,早上在酒馆玩得开心吗?”亚瑟从办公桌前抬起了头,一副准备收拾他的样子。

梅林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亚瑟被什么附体了。

“你要和米希安公主结婚?”

亚瑟的眼神闪躲了一下,低头翻着文件,“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是吗?你爱她吗?噢,等等,你见过她吗?”

“梅林。”

“让我想想,噢我知道了,是你舅舅的主意吧?还是我们伟大的国王的主意?”

“梅林。”

“我知道,她能为卡梅洛特带来强大的盟友,但是我们五大国不是本来就是联盟国吗?再说,她要是个丑八怪怎么办?”

“梅林,……”

“Yes, sire?”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嗯?”

看到梅林愣在那里,亚瑟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好啦,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一定信任她,也希望我能自己选择自己的终生伴侣,但如今父亲病重,我也要成熟起来了,不能和以前一样意气用事。既然我也没有喜欢的人,那为何不做一件有利于卡梅洛特发展的事情呢?我的婚姻如果能给人民带来更大的利益,平息我们两国之间对盖德瑞夫领土主权的争纷,那岂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梅林看了他很久很久,“好的,殿下。”

【果然梅林不喜欢我,还是不要逗他了。】

【没有喜欢的人吗?真爱之吻都是假的?也罢,感情会变吧。】

-------

米希安公主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

在她掀开面纱的那一刹那,阳光照耀在她的面庞好像天仙下凡一般。

“Princess Mithian, you are most welcome.“

“Thank you, your highness, I've heard much about you.你本人要比传说中的英俊许多。”

“呃,谢谢你,很抱歉我父亲身体抱恙,无法出来迎接您。”

”没关系。希望他能早些好起来。”米希安公主优雅地笑着,让亚瑟的心脏漏了半拍。

……

“我们要在寒风中站一天吗?”

亚瑟这才回过神,“很抱歉。”

站在一旁的梅林自然看懂了一切。自己怎能与高贵优雅的米希安公主相比。

但保护亚瑟是他的使命,他甚至不能逃跑。

只能祝福他们。

晚宴上,梅林赌气地让亚瑟在公主面前出尽了丑,米希安却毫不介意,还开玩笑缓解亚瑟的尴尬。

乌瑟也甚是满意,提议婚礼正好和五天后亚瑟的生日一起举办。

------

第二天清晨,梅林在走廊里遇到了米希安公主,她的手套正好掉在了地上,他上前捡起来交给了她。

“谢谢你,梅林。”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他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你不太喜欢我,对吗?”

梅林愣了愣,停住了步伐。

“我也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到。”

“如果冒犯了您,我很抱歉。”

“我想你有你的理由,”米希安公主将手套带在手上,“我来这意识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亚瑟对你的意见十分看重,远远超过其他人。”

”Oh..”梅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尽管他自己怎么都不承认。”

“You can say that again.”

“我喜欢他,梅林,我真的很喜欢。我先前也没指望,但是,他确实很招人喜欢不是吗?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可以啊。”梅林笑笑。

“谢谢你。”

--------------

终于,梅林还是没有骨气地在中午找亚瑟请了假,推说母亲生病,要回去照看。

“Merlin,are you okay?”

"Of course I am, sire. I'm just worrying about my mother."

“噢,当然,快去吧。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会尽快的,殿下。”

显得非常生分,亚瑟看着梅林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下午梅林就收拾好行李出发了,盖乌斯知道孩子的想法和心意,却又无法改变现实,自然没有阻拦。

亚瑟那孩子整天大大咧咧的,梅林一不在跟丢了魂似的,现在倒是很放的下?盖乌斯摇摇头,年轻人的事他也不太懂。

傍晚,梅林在森林中升起火,回忆着与亚瑟的点点滴滴。他只把他当朋友,他知道。

一直陪在他身边也挺好的吧,看着他以后和别的人卿卿我我。

梅林不禁幻想起以后的生活,趁米希安不注意的时候,把亚瑟拽到一旁强吻他,被打一下脑瓜然后开心地去给他刷盔甲。

他摇摇头,这也只能想想了。

这让他不禁有点想兰斯洛特,上次自己不开心地回家,就是他在等着自己,安慰自己。与他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很安心。

他瞬间把这些想法赶出脑海,自己怎么只有伤心的时候才能想到他。

如果自己当时能做些什么就好了,如果自己能打败老妪,又或者抢在他前面去填补裂缝,如果是那样,现在大概每个人都会更开心一点吧?

梅林往包里摸了摸想找水袋,却摸到了一个更让他伤心的东西。掏出亚瑟送他的那个愚蠢的钻石项链,梅林终于抑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就这样吧,他该祝福他们,亚瑟幸福就好不是吗?

他用力地将项链朝远处扔去,哭成一个泪人。

他是想一会儿把它捡回来的,但是莫嘉娜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梅林发现行李都失踪了,而自己变成了一只梅花鹿,母的。

Happy hunting, Merlin.

面前的地上用叶子摆出了一行字,随即一阵风吹过,什么都不剩了。

“Huh?”梅林费了点劲才站起来,窝的她腿有些麻。

脚步声逐渐逼近,她这才想起来亚瑟好像确实说了今天要与米希安公主一起打猎。

终于她看见了那双每日都能见到的天蓝色眼睛,只是这回,对她举着弩箭。

亚瑟转头对米希安公主微微一笑。

梅林腿有些瘫软了下来,好像那箭已经射入她的心脏。

不如就死在亚瑟箭下吧。

瞄准。

亚瑟竟从那鹿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悲伤。

猎手的本能让他不再思考更多。

箭飞了出来,却莫名其妙地一偏,打在了树干上。

“没事的,亚瑟,我们都有射偏的时候。”米希安公主笑着嘲讽亚瑟。

亚瑟一脸尴尬地呆立在那里。

梅林自己都不信亚瑟竟然打偏了。

“哈,这下看我的。”米希安公主举起了弩。

梅林愣了愣,撒腿就跑。

嗖地一声,她感觉到腿部一整剧烈的疼痛。

该死,她果然很讨厌打猎。有一次她和亚瑟去打猎还和一只兔子进行了生死搏斗……

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只能再尽力地往前跑几步,便瘫软在泥泞的草地上,头歪在一摊水上,她试着去舔了舔,但这仍不足以让她恢复体力。她念叨着些什么,终究耗尽了力气合上双眼。


“我打赌那一箭肯定打到她了!”

“Where did it go?”亚瑟骑马上前,却被草丛中的反光闪了一下眼睛。

那是……

翻身下马,他拿起地上的项链。

“Merlin?!”他四处张望。

随后赶来的米希安公主正巧目睹了这一幕。亚瑟手握通常女性佩戴的饰物大喊梅林的名字……

这…

原来如此!怪不得梅林不喜欢她。那亚瑟对他……

回忆起她在城堡的所闻所见,她的心也逐渐沉了下来。

她的优势只有新鲜感、公主的身份和生育的能力吗?她一点也不想要。

亚瑟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

清晨下过一场雨,地上有扎营的痕迹却没有人离开的脚印,只有……鹿的足迹。

心里暗念不好,亚瑟随着足迹走去,果然一只梅花鹿倒在那里,旁边一摊水倒映出……

“梅林!”他大喊着她的名字向前跑去,却被从天而降的一排火墙挡住了。

基哈啦俯冲过来,抓起梅林,飞走时直接把亚瑟掀翻在地,还刮倒了一片刚刚赶来的骑士。

“不!” 亚瑟举起弩向龙射击,折断的箭像断了翅膀的鸟儿散落下来。

那么近……为什么他不能跑得再快一点!就差一点!

突然间,电闪雷鸣,龙已不见了身影。

雨浇灭了火,刚才的一切仿佛在做梦一样,只有地上烧焦的草地告诉亚瑟这是真实发生过的。

“很抱歉,米希安公主,今天的狩猎恐怕得结束了。”亚瑟转身看向后面的人,“欧文骑士,伊兰骑士,护送公主回到城堡,帕西瓦尔,你带一队人在森林中搜索巫师,剩下的人随我一起去找到那条龙!”

“殿下,”莱昂走上前,“我们这么少人,也没有配备足够的武器和盔甲,何不等雨停了,回城堡重新整顿,再去屠龙也不迟啊。上次我们和龙战斗异常惨烈,若不是那驯龙师,我们……而现在连防护器具都没有……”

“这我知道,但他重新回到这里,说明卡梅洛特仍有危险。”

“不是吧,”高汶在后面反对,“你看人家飞的方向,这是要飞离卡梅洛特,说不定他只是饿了,叼了头鹿走罢了,碰都没碰我们一下。”

“那不是什么别的鹿。有人用魔法把梅林变成了鹿的模样,那是梅林。”

“什么??”高汶大惊,“你确定?”

亚瑟多么希望自己看错了,可即使角度有些偏斜,他也不可能认错水中梅林的脸。

“是的。鹿在水中的倒影是梅林。”

“会不会有人故意让您看到这样的景象呢,殿下?您贸然去屠龙,甚至连盔甲都没穿,即使那真的是梅林,您不也把自己和骑士的命往龙口中送吗?”米希安公主尽管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仍旧举止优雅大方。

米希安的话点醒了亚瑟,如果是那样,那周围很可能有藏在暗处的巫师,即便巫师不对他们出手,万一龙中途折返,他也担不起让公主受伤的责任。

-----

回到城堡已经天晴了,米希安公主决定告别亚瑟,离开卡梅洛特。亚瑟表示理解,毕竟打猎遇到龙这事,换谁也有点后怕吧。

送走了米希安公主,亚瑟依旧放心不下梅林,写信寄去埃尔多,还去询问了盖乌斯镜像是否会因魔法而改变。

“通常来说,魔法只能施加于镜外的世界,镜子能反映真实的情况,除非镜子本身是魔法所制,倒也可能使镜中成为幻像,怎么了,殿下?”

亚瑟皱了皱眉,给盖乌斯讲述了事情经过。

盖乌斯听到龙抓走了梅林的时候,表情一下缓和了下来,“我认为是有人对水施了魔法,给您施加了幻像,殿下,梅林肯定过几天自己就回来了。”

“你确定吗,盖乌斯?”

“是的,殿下。”

亚瑟点了点头,离开去命人搜寻巫师。

可是第二天,埃尔多的回信来了,梅林并不在那里。

“盖乌斯!”他推开老医师的门,“梅林到底去哪了?他们的村长说没有见到梅林!”

盖乌斯一下犯了难,这时候说他去酒馆喝了两天也不太合适,不过既然亚瑟说只是腿受伤,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想到梅林之前那么伤心,他也想考验考验亚瑟。

“可是他跟我说的就是回家看看母亲,难道不是那水滩出了问题?”

装模作样地翻起了书,盖乌斯余光看到身边的年轻人已经慌乱至极,打开门冲了出去。

------

“天哪!你差点烧到亚瑟?”梅林皱了皱眉。

“但是并没有,小魔法师。你选择了召唤我,我只能保护你。别那么看着我,我说过了,我可不是马。”

梅林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这回连买马的钱都没了。

三天,正好能赶上亚瑟的生日呢。还有,婚礼。

他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突然又不那么想回去了。

可是亚瑟应该在担心吧?

或许米希安公主正在安慰他。

回埃尔多吧。

-----

第二天早上,他走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曾经有个预言家在这里带他去了那个全是水晶的山洞。

一手把事情推向结局并不是什么好回忆,但他至少在最后关头救了乌瑟一命不是吗?

思索了一番,他决定再去水晶洞看看。

看向水晶,梅林顿时感觉一阵头晕。

画面中浮现出一个年轻男子的影像,雪地,骑士,火葬……

火葬?梅林的思绪突然从画面中抽出。

头好像裂开一样疼。

他不想看了,水晶却又吸引着他继续看下去。

“剑栏。”那是亚瑟在说话。

战场。

和之前快速闪过的画面不同,这个场景异常缓慢。

亚瑟好像在查看是否有生还者。

【有人在你后边!】梅林焦急地看着水晶。

亚瑟仿佛听到了一样,转身用剑格挡了几下,却停住了。

是那个年轻男子。

而后者却毫不犹豫地一剑刺进亚瑟心脏。

“不!”梅林不再看向水晶。

他用双手捂住头。

为什么?为什么!

他能改变的,他安慰着自己。

就像乌瑟那次一样。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水晶洞,没走多久就撞到了一队骑士。

“Merlin!”亚瑟立刻下马,冲上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梅林也紧紧地抱住他。

【太好了,他还在。】

【太好了,他还在。】

“You're back!”

“Of course I would be there for your birthday. ……and the wedding.”

“There's no wedding.”亚瑟揉了揉梅林的头。

“What?”

“Long story, I will explain later. Now tell me, where have you been?你们村长说你根本没有回埃尔多。”

“你是在担心我吗?”梅林巧妙地避开话题。

“……”

“He wanted to kill a fxxking dragon for you.”高汶也下了马,过来拍了拍梅林的肩膀,“Glad you're back, Merlin. Just stick to Arthur okay? Otherwise we would never have enough men for patrol.”

“Thank you, Gwaine.”亚瑟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词。

“Right, I'll leave you two alone.”高汶朝他俩眨了眨眼睛,走到一旁。

“……So you did worried about me?”

亚瑟沉默了很久,“Yes, I was worried about you, I worried about you because you're my best friend and I don't want to lose you.”

梅林眯起眼睛。

“Do you really mean that?”

亚瑟看着梅林又思考了一会儿,“Nah.”

“Just shut up and kiss him already! Geez!”高汶不耐烦地说道。

“高汶,你应该不需要骑马了,反正我们也缺了一匹。你走回城堡吧。”

“Why me??”

“你说呢?”

---------------------

夜晚。

Emrys变成了男孩的模样。

“Why do you always change into Merlin? I hate him! I don't want to but I really do hate him!!”

“凯特!你知道我变成什么样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梅林在改变的时候我是被迫变成相反的性别!”

“我知道,对不起,我情绪又失控了。”凯特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我…我受不了了,我想去挑战她,拿回魂核,她的恨意太强大了,要是亚瑟站在我面前,我感觉自己都能徒手撕了他。”

“没有用的凯特,即使你赢了,你也会抹去这里的一切记忆,你会变成那个心狠手辣的莫嘉娜,你会真的去恨,去杀害所有人,你想那样吗?而她如果失败了,会保留所有的记忆,我怕最终她也把你完全变成她的样子。”

“她已经在把我变成她的样子了!”桌上的茶杯飞出去,摔了个粉碎,“……对不起。”

Emrys把Kate揽在怀里,“没事的,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眼睛金光闪过,凯特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6)